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乱伦小说  »  [放荡的舅妈]_乱伦文学_激情都市,

[放荡的舅妈]_乱伦文学_激情都市,

作者:来源:怡红院论人气:加载中




  我家住在一个小城市里,距离神农架挺近,所以风景还算秀丽。

  我从小就经常带在外婆家,舅舅经常出差不在家,家里开了个小商店,由舅
妈照料着。

  舅妈长得很丰满、很性感,而且很放荡,这也就是我在性生理方面早熟的原
因所在。

  久而久之我在初中开始就和舅妈开始不正常的性关系,因为经常有一些来买
东西的熟人和舅妈打情骂翘、对舅妈动手动脚的,不是伸手去摸舅妈的乳房,就
是摸舅妈屁股。

  舅妈从来都不太在意我在那里,因为我只要有好吃的就什么都听她的。

  舅妈和他们打牌从来不输钱,他们也不要钱。

  他们输了就给钱,舅妈输了就让他们摸,输多了就的把腿分开让他们摸阴户


  输的再多一些,就得和他们进屋子里,然后就听见舅妈在里面“嗯,嗯,啊
,啊”的叫,等他们走后,我就进去看就吗怎么了,每次都是舅妈脱的光溜溜的
躺在床上,好一会儿才起来穿好衣服去看商店。

  看多了,人也大一点儿了,也就是到了初中了,就开始主动在没人的时候对
舅妈动手脚,剩下得就顺理成章了,经常和舅妈发生性关系。

  放暑假了,我就长在外婆家里,哪里都不去。

  老是想着和舅妈干那种事情。

  星期四下午,舅妈爬在柜台上,向外面看。

  我突然来淫念了,收伸到了舅妈裙子下,撩起舅妈的裙子就开始乱摸。

  舅妈没穿内裤,只穿了肉色的丝袜,大白屁股一下就露出来了,还有黑黑的
阴户也一览无余,刚想造次。

  舅妈连忙起身,生气道:“让人看见,不要命了!跟我到后面来!”

  我:“噢,洗嘻”

  舅妈道:“等我穿上那个开裆内裤,你玩儿我阴户的时候我就不用脱了,来
人也好应付!”

  我:“等我玩儿完这次,”我一下把舅妈推到里屋的沙发上,并抢了她的新
式内裤。

  舅妈,无奈的笑了笑,分开了双腿露出了肥厚的阴户。

  我毫不犹豫的扑了上去,小弟弟刚刚插进舅妈的阴道,抽了几下。

  “叮咚~~”门铃响了,有人来了。

  舅妈笑:“怎么样,你运气不好,待会儿吧”,说着她扭着屁股,就走了出
去,当然我把那条新式的内裤给她穿上了。

  只听到外面舅妈的声音:“呀!刘老板!大云?(烟名)

  刘(憨声憨气)道:“英子!这两天喜子不在家,正好晚上过去和我睡,我
也有好些日子没喝你那个了!”

  舅妈:“你们都一个德行!前天刚被你和你那老不死的爹糟蹋了一个晚上,
你又要!”

  刘:“我爹,都那么大岁数了,你就当行行好,主要是我想!”

  舅妈:“拉鸡巴倒吧!前天,让你和你那死鬼老爹整地昨天疼了一天,路都
走不了。要干的话,让你爹走开,我就去陪你睡。”

  刘:“好!我这次不让他干!就让他去玩儿去!”

  舅妈:“行!晚上,给我买条好丝袜,也算我没白陪你!”

  舅妈:“啊!你干什么,来人怎么办!”

  刘:“没事我把们都关了,、哈哈!”

  舅妈:“啊!……啊!……不,,,是说,……啊!晚上吗?不行快停下来
,呜呜呜………!”

  刘:“先干一次,晚上在说,哼!哼!”

  我一听声音不对了,就赶快爬在门窗子想卖货的屋子里看:舅妈被隔壁卖建
材的刘老板按在冰柜上,刘抱着舅妈的屁股,有节奏的冲击着她的阴道;舅妈搂
着刘的脖子,双腿盘在刘的腰间,裙子被高高撩起,闭着眼睛身子向后仰,丰满
的乳房随着刘抽插的节奏上下晃动。

  嘴里不时发出哼哼唧唧的声音。

  我真想狠狠揍这个混蛋一顿,本来我想和舅妈干那事儿的,他妈的,舅妈先
被这个王八蛋给玩儿了。

  气的我转身走进里屋去,看她被别人干没自己什么事,真不是滋味,一头倒
在床上,开始在心里骂这个混蛋。

  十几分钟后,门开了,舅妈走进来,也是有气无力的一头倒在床上,身上却
只剩下肉色的丝袜,丝袜上还沾了些刘的子孙,大小阴唇都胀得好大,向外翻翻
着;乳房也泄了,软软的塌在胸脯上。

  “你想干,可发接着干,”舅妈细声细语道。

  我“没心思了,我嫌他脏,等你洗完了再说了”

  舅妈脸色一下就变了:“那你嫌不嫌我脏?告诉你,我今天晚上还得和他上
床,我今天不洗了,你不干就算了,我穿衣服去卖货了。”

  说着,舅妈真的穿上衣服去卖货了。

  我没趣的很,就收拾心情什么也没说,也没什么可说的,就离开了。

  晚上,舅舅打电话回来说突然又有别的事情,可能要7 个星期才能完事。

  可舅妈自从3 个星期前和她朋友(我从来没见过的人)去了次神农架森林后
,就又去了两次,每次都是呆上2 天就回来。

  每次还都的要我送她去,接她回来。

  真是的,我想做那种事情的时候,就只能自己处理了。

  一、初入丛林我不知道她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但是我却只能是好奇心。

  因为每次舅妈走进那片原始森林出来都会有一种很满足的样子,心情也会好
许多,但却很疲惫,人也会廋一点儿。

  我不记得是什么时候开始,舅妈对野生动物的生活习性感兴趣的了。

  5 天后,我又陪舅妈来到原始森林的入口处,舅妈就对我说让我回去,她过
一阵子回来,里面有她的朋友的考察队伍带她去看动物,怎么每次都是这样的理
由,我怎么就没见多她的朋友呢,真是的,每次又都是舅舅出车几个月的时候,
连家里的商店都不管了,都让老爷去看商店,还得搭上我每次把她送来这里。

  也不知道她的背包里装的都是什么东西,古怪的爱好。

  我提出了也想去看看的要求。

  舅妈却不答应,说了好多理由。

  我只好把舅妈的背包给她,看着她一个人沿着小路往森林深处走去,却只穿
这平常的褐色紧身衣、和黑色的紧身裤,竟然还穿这高跟鞋,这走路能方便嘛,
看不懂了。

  我突然冒出了个偷偷跟着的念头,等到没有路了,我就不往前走了,在远路
返回,这样是绝对不会丢的,嘻嘻……聪明的大大的。

  我可以距离舅妈远远的,不给她发现了。

  我大约跟着舅妈走了半个小时的路程,已经走进来很深了,并没有看到她的
朋友们。

  但是还有路,即使是这样我的心里还是有点害怕。

  小路是那样的狭窄,又被灌木丛覆盖着,真的一不小心走偏离了,就找不到
回去的路了。

  就在这时候,舅妈停下不走了,向周围左右看了看,有向后看了看。

  坏了,是不是舅妈发现了,因为我这时候距离舅妈也就二十多米的样子,这
一路过来树木茂盛,我就跟得近了点,怕丢。

  心理正犯嘀咕呢,又看舅妈仔细的样子决不是想我这里看发现了的样子。

  心放下了。

  舅妈又看了看,犹豫了一会儿,就蹲下身子拨开一些灌木丛,竟然露出了一
洞口,舅妈进去之后就又从里面把洞口盖好。

  我偷偷的走过去,却才发现这已经是一座小山脚下了。

  小心翼翼拨开那些树木从,按舅妈的方法如法炮制。

  也跟了进来。

  原来这个山东并不深,向前走几十米就是一个出口,外面竟是别有天地,另
一个开口的森林,原来这是个被山环绕的小盆地,还真是别致。

  我在黑暗中向着洞口的摸索过去。

  舅妈刚走出洞口没几步就停下来了,我吓得赶紧趴下,汉从额头上冒了出来
,心跳好像已经不是我的了。

  舅妈突然好像轻松多了,外面艳阳高照,洞内引阴森森,舅妈伸了个懒腰,
找了片宽敞的草地儿躺了下来。

  洞内的我就惨淡了点儿,又不敢出去,还不敢出声音,难受哦。

  可是接下来的我看到的精彩动心的一幕幕却足以补偿我所受的这些了……原
来她是来野外放纵来了。

  舅妈脱光了,躺在草地上,尽力的叉开双腿,乳房各自导向身体的两边,有
点松软。

  阴部刮的干干净净,肥厚的阴唇微微的张开一条小缝,几颗小草调皮的插在
舅妈的阴唇的小空隙里。

  我正欣赏着呢,突然,头被什么东西敲了一下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应该是没过多久我就醒过来了,因为舅妈还是躺在那里,姿势有点改变而已
,乳房也泄倒在一边了。

  但不同的是我们的身边多了一些人一些像非洲土着人一样黑、健壮的家伙,
光溜溜的,一丝不挂。

  我被放到里舅妈不远处的一棵树下靠着树坐着,旁边也有个土着,也是什么
也不穿,朝着我笑,说着一些我听不懂的鸟语。

  我下意识的瞥了一眼这个野人的那里,舌头茶点掉出来:起码有20厘米长,
粗细倒也只比我的粗了不多,但这要是勃起那还了得。

  这家伙指了指自己的阳具,又指了指被另外十几个土着为在中间的脱的光溜
溜的舅妈,腰部做了几个向前推的下流动作,一脸陶醉的样子。

  后来,这个土着又作了几个动作,我终于明白了他大概说什么了:他刚刚和
舅妈性交过,很舒服,其他人在排队等着舅妈醒过来,他们不会争抢,因为每个
人都会有分,他们有很多的时间。

  说着这个家伙开始吃好像是烤土豆似的一个东西。

  他们中的一个胖胖的家伙有点着急了,用手开始拨弄舅妈的下体,并且阳据
勃起,我终于知道什么是恐怖,这黑胖子的阳具勃起至少有30—35厘米长,直径
大约5 厘米,这要是插进舅妈的阴道,舅妈会怎么样呢,我有点期待了。

  黑胖子的嘴里又发出我听不懂的鸟语,这时候舅妈终于扭了扭身子,歪着头
看了看黑胖子,又把头转回去,并合上自己的双腿,把雪白的屁股对着他。

  他知趣的把手收回去,又在一边开始用手扶着自己的阳具,无聊的等待。

  我有点累,就闭上眼睛休息一会儿。

  大约7 、8 分钟的样子,我身边的那个土着突然摇醒我,并指着舅妈的方向


  舅妈坐起来看看我,又把身体转向刚才的黑胖子,对他笑了笑,叉开双腿,
开始拨弄自己的阴唇……舅妈走到黑胖子土着的面前,羞答答的低下头,用嘴含
住它的阳具,想在吃一个大棒棒糖,润滑完毕,舅妈一只手抱着他的脖子,身子
紧紧的贴在黑胖子土着的身上,另一只手扶着它的阳具,刺进自己的阴道,5 厘
米、7 厘米、10厘米、一切顺利……当快到一半的时候舅妈突然停住不动,睁开
眼睛深吸一口气,继续向阴道里插入,已经三分之二了,舅妈没头一皱停住不动
,开始向上拔出,几乎完全拔出的时候,再插入到原来的深度,动作又缓慢一点
点加快,生怕伤着了。

  看来三分之二已经是极限了,大约有22厘米左右,舅妈已经倒在地上,双腿
搭在他的肩膀上,由他来主动。

  并发出短暂急促的呻吟……舅妈的乳房再次充血,膨胀的亭亭玉立,但身子
开始僵硬,突然舅妈的身子向上挺起,又落下,不再呻吟,雪白的身子像泥一样
瘫在那里,乳房也泄了,黑土主抓着舅妈的双腿还在继续着他的原始动作,直到
射精,然后趴在舅妈身上抱着舅妈,满足后,走到一边去休息。

  接下来的自然就是舅妈被其他的土着人轮奸,舅妈一次一次达到高潮,一次
一次失去知觉,在醒过来……周而复始,直到最后一个人发泄完毕。

  这些土着要把舅妈带走,但他们好像并不打算把我带走,因为我没什么用,
但我身边的这个黑家伙好像是对我有了点好感。

  看他比比划划的意思,是要我和他们一起走,他会照顾我,他好像非常喜欢
舅妈,我叫他“巴鲁”。

  舅妈被其中一个土着抗在肩上,屁股就高高的翘在他的脸边,他经常侧过脸
来亲吻舅妈的大白屁股,其他人也轮流过来把玩舅妈的玉乳,说说笑笑。

  就这样,他带着我跟在那些家伙的后面。

  我开始对这个黑家伙有点意思的,也了解了一点他们的事情,他和其他的土
着不太一样,性格好一些。

  回想起来,刚才舅妈被那十几个土着人轮奸,我就后悔,为什么我不在他们
来之前就把舅妈干了,她也应该不会反对,因为她都肯和那么多人干。

  但是舅妈这次被轮奸却是这些土着人的刚刚开始,我们被带到了他们的部落
群居的一个算是据点吧,大约有三十几个人,让我惊奇的是这里竟然没有女性的
土着,原来这里是他们在外狩猎的临时据点,女人是不出来狩猎的。

  接下来的自然是对舅妈的又一轮的轮奸,或者说是被迫性交更确切,因为我
看不到强烈的反抗,只有强烈的高潮,呻吟在反复……夕阳西下,一轮红日落在
远处的山脚下,说实在的,还真是美丽,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美
不胜收。

  巴鲁和我把像一瘫泥一样的舅妈扛起,向远处的一条小溪走去。

  看来巴鲁对我么还是不错的,要不是他说服他的同伴,我们可能会被关起来
,当然这都是他连说代比划的我才明白的。

  巴鲁把舅妈放在一块大石头上,示意我给她清洗身体,并露出了诡异坏笑,
我明白了他的意思:其他人都带着猎物会他们的部落去了几天后回来,地上的这
个风骚的女人,就归我们了。

  他拍打着舅妈的乳房嘻嘻哈哈的说着鸟语。

  然后起身去他的伙伴那里取属于他的那分猎物。

  溪水哗哗流过,夕阳映红了天边可爱的云朵,舅妈静静的躺在石头上,我分
开舅妈的双腿,打算从舅妈的阴部开始。

  我用整个手掌扣住舅妈的阴部,柔软、肉感、有点发烫、发粘,这一刻,舅
妈的私处全归我一个人了。

  我用两根手指分开舅妈的两片阴唇,残留在舅妈阴道里的精子汩汩的倒出来
了,弄了我满手,我撩起溪水冲刷这个重点部位,因为一会儿,她就是我的了,
我要干干净净的插进去。

  我从舅妈的阴部到大腿到小腿到脚,把玩了好一阵子,才开始清洗舅妈的上
半身,舅妈的屁股、腰肢、乳房,乳房也被我特别照顾了一下,我用力狠狠的捏
了几下舅妈的泄了的乳房,舅妈脸上顿时露出痛苦的表情,眉头紧锁,我赶紧松
手,还好她没有醒过来,我清洗完毕。

  就开始玩弄舅妈的身体,一边玩一边等巴鲁回来。

  嘻嘻,先插了她再说,搬起舅妈的双腿,用力分开到最大程度,然后怕在她
身上,一只手搂住她的腰肢,一只手扶住自己的阳具对准舅妈的阴户口,顶了进
去,好温暖,好滑湿,但是好宽松(肯定是被刚才的那些土着给弄得太厉害了)


  我晃动着自己的屁股,开始对舅妈的下身发起了冲击,射精,然后抱着舅妈
丰满的身体,进入休息状态。

  等我醒了的时候巴鲁已经回来了,舅妈也醒了。

  舅妈:“这是哪儿?找不到路了,啊呀,疼死了,”

  我:“怎么了?”

  舅妈:“被他们轮奸,太难受了,后来就什么都不知道了,更别提什么高潮
的快感了……”

  我:“哈,我也干了你一次”

  舅妈:“我脱光衣服躺在那里,本来就是等着你来干我的,”

  我:“啊!你知道我在后面跟着”

  舅妈:“也是你进洞,才知道的,谁知道,来了这么一帮人,”

  我:“哈哈!你不是很爽的吗”

  舅妈:“开始是的,后来都没感觉了,下面都被插的麻木了,现在还疼呢,
来给我揉揉”说着舅妈,分开双腿,闭上眼睛,躺在石头上。

  我:“巴鲁!巴鲁!……”

  舅妈:“叫他干什么”巴鲁来了,我一只手放到舅妈的阴唇上揉捏,一只手
按摩舅妈的乳房,并示意巴鲁安我说的做。

  巴鲁的手一把扣住舅妈的阴户,开始工作,我靠在旁边的一棵树下,一边休
息,一边欣赏。

  晚霞照在舅妈的胴体上,舅妈的乳房随着均匀的呼吸起伏着,巴鲁继续自己
的工作,双手在她的身体上游走。

  太阳终于落下去了,天黑了,巴鲁拿来了舅妈的衣服和她的背包,舅妈这时
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她仔细检查了背包里的东西,同时也穿上了衣服。

  我:“女人,你背包里装的是什么?”舅妈笑着摇摇头,没吱声。

  我们吃了巴鲁的食物,巴鲁用森林的一些材料铺了很大的一块地方,三个人
头到下去就睡过去了。

  二、巨蟒大家都太累了,我是一头倒下去就睡着了。

  森林中的清晨,透着一丝丝的凉意,烟雾缭绕,仿佛天上人间,一缕阳光直
射到我的眼中。

  起身伸了个懒腰,只见舅妈仰卧在那里,枕着她的包,,上衣还穿的好好的
,裤子却只穿了一条腿,双腿圈起却叉的很开,另一条雪白的大腿及腰部以下的
部位完全暴露在整个森林中,硕大的阴户、白嫩的屁股就这样融合于大自然中,
融合在我的眼中,阴毛被一些粘粘的液体粘在阴唇上,两片阴唇好像也被粘住了
,因为阴唇的那条缝隙整合的太好了。

  肯定是巴鲁那家伙半夜起来偷腥,又和舅妈性交了。

  我爬过去,不由分说干脆巴舅妈的裤子整个脱掉,又手指头分开舅妈的阴唇
,吐了就口唾液在舅妈的阴道里润滑,挺起阴茎就插进舅妈的阴户,开始抽插。

  舅妈:“啊,啊,……你怎么睁开眼睛就来和我干这种事?我,我还……啊
——”

  我:“不用解释,你昨天那么累,不还是和巴鲁做爱了”

  舅妈:“没有,啊……啊……嗯……”

  我:“不信,裤子都被脱掉了,阴户都肿了,还说没有,我也要插在你里面
”……我抱着一丝不挂的舅妈,靠在树下等巴鲁醒过来。

  舅妈:“昨天晚上,不是巴鲁和我发生了性关系”

  我一连疑惑:“什么?不可能,除了巴鲁和我,这里没别人。”

  舅妈“不,肯定不是巴鲁,和我发生性关系的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我惊愕:“东西?”

  舅妈表情怪异:“对,因为昨天和我性交的肯定不是人,性交的地点也不是
这里,我开始以为是你或者巴鲁忍不住了,就开始脱裤子,但是才脱了一半时,
发现那个东西冰凉的,而且好像没有手脚,就知道不是你们两个,好象是条大蛇
。我是被那个东西用嘴含着到了一个湖中心的小岛的一个房子里,被折腾了半天
,然后又被送回来的,我吓的大气儿都不敢出,只有忍不住呻吟的时候才哼哼出
声。我好几次被那个东西吞到嘴里,那东西的牙齿总是卡在我乳房上,用力,看
着牙印儿”舅妈说着用手托起自己的乳房给我看。

  我拨开舅妈的手,用自己的手拿着她软乎乎已经泄倒在她胸脯上的那对白白
的乳房,即到奇怪的牙齿印子横七竖八的排列着。

  不禁升起怜香惜玉之情,如此精美、性感的乳峰竟然被畜生给糟蹋了。

  可惜的是没有看到舅妈和那个东西的人兽大战。

  我:“和那东西干,爽吗?”

  舅妈:“缺德,我都要被吓死了,还有心思想这个?”,一种妩媚的笑容,
“要是那个畜生真的把我吃了,看看载森林里还有谁能给你干”

  我:“你的背包里到底是什么东西啊?”

  舅妈笑:“哥哥,到时候你就知道了,等着巴鲁走了,我穿给你看,我现在
穿了,那土着也不会欣赏,还会弄脏。”

  我:“好了,把衣服扣好,把裤子也穿上,我不想让巴鲁再碰你了。”

  舅妈已把握住我的命根子,把嘴巴贴到我耳边嗲声嗲气道:“男人都是自私
动物,哼〉”

  我一把抓住舅妈的头按到我的裆部,直接将我的命根子整个插进舅妈的嘴里
,龟头刺到了她的喉咙,“在乱说,哈哈!我堵住你的嘴巴”……浓浓的精液全
部被舅妈吃掉。

  舅妈穿好裤子,“舅妈”

  “什么事,说”

  “你怎么,没穿内裤呢?穿上很性感的哦”

  舅妈:“你倒是会欣赏,但是这样方便啊,脱了裤子就可以干了,干完了提
上裤子就走。有时候白天我跟人在没有人的胡同儿里或他们的办公室里干时,突
然有别人来,只要她拔出去,啦上拉练,我提起裤子,就想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
。就更不会被你舅舅发现,明白了?”

  我:“啊?”

  我笑声嘀咕到,“我叫你妓女吧,嘻嘻”

  舅妈爬在我身上,又是那种妩媚至及的笑,再次把嘴巴凑到我耳边嗲声道:
“不行哦,我可是不收钱的哦。和我偷情的大都是你舅舅的朋友,还有你舅舅朋
友的朋友,连你舅舅都不认识的,哼!哦!还有一个你很熟悉的,小涛的爸爸,
就是你的小舅老爷,也不是个什么好饼,经常趁你舅舅不在家的时候和我上床。
他们经常时有人来叫你舅舅去钓鱼,他们都知道你舅舅好这个,然后其他人就来
玩儿我。他们都说我的阴部好肥、好大,无论是摸起来,还是干起来都比别的女
人爽。他们经常十几个人一起把我拉到野外去找个大树林子,就在地上铺上件雨
衣就开始轮流和我发生关系,每次都把我得阴唇干的翻出来,走路都难过。他们
好贪得无厌的,有时候我去菜市场买菜被他们看到也要把握弄到个没人的地方,
厕所里啊、大货车后面啊、或市场的某个小仓库之类的地方,把我脱光,又摸又
插,搞的我好紧张,就只好穿得这样才方便才快不会给被发现啊!

  我:“我操!他们真她妈的爽”

  舅妈:“这就是女人的优势所在,我只要肯在他们面起脱裤子就没有解决不
了的事情。”

  舅妈:“我们离开那个土着吧,好回去,不然这样被看这就总也会不去了。


  我:“现在还不行,我们都不认识路”

  舅妈:“那我也不给和那个土着干了,他们都好难闻,又没办法交流,就知
道插进去,在拔出来,然后射在我那里,还好我吃避孕药的,要不就非得被他们
给糟蹋成大肚子”

  我:“好,我和巴鲁去说,巴鲁不会勉强人的,至少我这样认为,巴鲁还是
个不错的家伙。”

  舅妈嗲声道:“好,那在出去之前我都是你一个人的,你什么时候想要我,
就来”

  巴鲁这时候已经醒了,在那里削一个黄瓜般粗的的木棍,大约一米多长,篝
火上烤着把鲁昨天分来的食物。

  我朝他走过去,他看到我过来了对我做了个手势笑了笑。

  我坐到了他身边。

  巴鲁:“睡的好吗?”

  我登时眼睛瞪的大大的,呆若木鸡了,“巴鲁——你会说汉语……”

  巴鲁(耸耸肩膀,微笑):“是的,我是和以前来过的一个冒险队学的,我
带他们在这里呆了八年多,但是他们都来都被杀了,因为他们要将我们这里的生
活公布出去,那样我们就没有这种平静的生活了,外面的人太坏了。所以,我们
必须留住每一个来这里的人,要想离开的就会被杀掉。”

  我:“那你为什么开始的时候不和我讲汉语?”

  巴:“这时我个人的秘密,他们知道了我会有麻烦的。”

  巴:“我族里的女人都太粗糙,还是她够嫩,嘻嘻,昨天哪条大蟒蛇又来发
春了”

  我(惊愕):“什么,蟒蛇?难道她说的是真的,昨天晚上”

  巴(不以为然):“没错,我们叫那东西淫蟒,它经常来祸害女人,但是不
会吃人。在这个世外桃源又很多你想不到的东西,和你们的世界里的是不一样的
。我们族的男人遇上凶残的野兽时,不是被吃掉就是杀死它。但我们族的女人,
从来不会被吃掉,整个森林中的雌性动物都不会被攻击,但是族里的女人经常被
一些雄性野兽强奸,然后被放掉,有的女人回来后生出过小猩猩,小蟒蛇。这在
你们的世界是根本不能想象的,所以这决不能给你们的人知道。你和那个女人也
别想活着出去,最好老老实实在这里生活。”

  我彻底傻掉了,这下完蛋了,家里人会想我的,一定的找机会跑掉,我们不
属于这里。

  找机会杀掉这个土着,这是我们唯一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