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意淫强奸  »  梦想之都 78

梦想之都 78

作者:来源:怡红院论人气:加载中

Chapter 78蠟燭

    郭玄光對著劉伶的陰蒂猛舔了一會兒後,開始向蜜洞進發,用力把舌尖往擠. 劉伶嘴巴不斷輕呼著" 小郭" ,腰部也開始扭動起來配合郭玄光的舌頭.然後她把手伸入了一旁的枕頭底下,摸出了兩個指套振動器。接著她把震動器戴在自己手上,開動後在雙乳上按摩起來。郭玄光看到劉伶那樣子,不禁想起高強的話,心裡暗暗道:" 好一個小騷貨,難道真如高強所言?""嗯……呵……唔……" 劉伶享受著上下兩處傳來的快感,頭也搖動著呻吟起來。

    不一會兒,劉伶又把手伸入枕頭底下,這次摸出來的是安全套。當她溫柔地把套子套在郭玄光的肉棒上時,不用開口郭玄光也知道下一步是什蚞。於是他一骨碌從劉伶背後爬了起來,一把按得劉伶趴在了床上,挺起陽物從後而入。"嗯——啊……啊……小郭——" 劉伶的浪叫聲隨即增大,雙膝以床墊為支托擺動起來,讓身體隨著郭玄光的肉棒前後運動著。郭玄光看著白色的襪和吊襪帶下那雪白的肌膚,忍不住提起手掌對著那大屁股拍打下去。與上次一樣,劉伶顯得更加興奮,低著頭搖晃著腦袋大聲道:" 小郭……用力……用力……啊……" 郭玄光像是收到指令似的同時加大手中和抽插的力度,衹見洞口處淫水四濺,發出"啪啪" 的交合聲。" 呵……嗯……用力啊……" 劉伶甩動著那馬尾辮子,雙手緊
緊抓著床單,雙腳還不斷地踢著床面。

    當郭玄光的陽具穩定地在劉伶的蜜穴進進出出的時候,他感到劉伶的反應也越來越激動。自己那話兒似乎不是由他推送進去,而是被那小穴吸進去一般。劉伶的浪叫聲開始漸漸縮小,但是屁股上的動作反而更加激烈。郭玄光知道時機已到,忽然用力把劉伶向前一推,把陽物抽離了劉伶的身體. 正如郭玄光所料,這時的劉伶正是準備沖上頂點,現在所有感覺突然消失,讓她吃驚地回頭看著郭玄光。郭玄光笑道:" 我的乖伶兒,還想要嗎?想要妳就得聽我的話知道嗎?"這時的劉伶就像是一個頑童眼看著一個大蘋果就在眼前卻無法到手一般,不知道郭玄光玩什玩意兒的她嬌了一聲:" 小郭——" 郭玄光沒有說話,伸手把劉伶拉了起來,然後一把抱在懷裡道:" 別急,我們到外面玩去。"

    郭玄光把劉伶抱出大廳,讓她站在了沙發前,然後打開了大廳的燈光,從背囊拿出一捆麻繩來。劉伶看到麻繩像一個小包裹似的不知道有多長,有些害怕地說:" 妳這傢伙,怎麼把這些東西也帶來了,上次的勒痕好幾天才消去呢!"一向不愛賣弄口舌的郭玄光這時卻機敏起來說:" 別慌,伶兒。妳知不知道,本來妳已經夠美了,如果再加上繩子,我看連陽痿的也不用看醫生了,看妳就能痊愈了。" 劉伶被他說得笑了起來," 唔" 的一聲咬著嘴唇沒有再說話。
    郭玄光隨即拿走劉伶手上的震動器,讓她把雙手放在身前,前臂相貼. 跟著
郭玄光就用麻繩把劉伶的兩條前臂綁好,一提繩子,就把她的雙手拉過了頭頂。劉伶驚呼:" 慢點,別那麼緊嘛,人家都動不了了。" 郭玄光笑道:" 就是要讓
妳動不了嘛。" 這時他把麻繩從前臂那沿著頸後拉到胸前,再繞背部而過. 兩下子那條麻繩就在劉伶的胸前形成一個打橫的"8" 字形狀套在雙峰上,把那兩個肉球勾勒出來。郭玄光緊了一緊繩子,分別在"8" 字的中間和背後打好結. 這樣一
來,劉伶雙手高舉,彎曲著被綁在後腦那不能活動。胸前的乳房在繩索的襯托下顯得更加豐滿,讓郭玄光情不自禁地伸手把玩了一下。劉伶其實也感到有些興奮,不過雙手不能動彈始終讓她覺得有些彆扭,她求饒道:" 好了小郭,妳就放過我吧,就這樣好嗎?" 郭玄光看著在麻繩刺激下又再脹大的乳頭,拿著還有一大截沒用的麻繩略微沉吟道:" 這個……等我看看……" 然後他仔細打量了一下大廳的佈置,最後把目光鎖定在餐桌上。

    這時餐桌上的蠟燭還剩下小半截,郭玄光把它吹滅了以後手腳利索地把桌面收拾乾淨,然後把劉伶拉了過來,扶著她慢慢躺在了玻璃桌面上。冰冷的玻璃接觸到劉伶的背部時也讓她不禁渾身一震,忍不住又求道:" 小郭,妳到底要幹什麼嘛?放過我吧,好嗎?" 殊不知現在的這些話語衹不過是增添郭玄光的信心而已,根本不會影響他的決定。郭玄光接著讓劉伶雙腿分開,膝蓋後面的膕窩剛好擱在桌子的邊上,小腿則懸在空中。把劉伶的身體擺好後,郭玄光馬上拉起繩子,先是把腦後的手從劉伶頭部那一側向下拉,與餐桌的鐵架子連起來。然後一直拉到腳的這一邊,先後在劉伶的一雙腳踝上纏上麻繩,拉緊後在鐵架子上打好結.此刻劉伶整個人就被頭和腳的點固定在餐桌上,手固然是無法動彈,就連懸空的小腿也是被麻繩向外拉緊,大腿也無法完全合上。郭玄光興奮地拍了拍手道:" 我的乖伶兒,大功告成了,先拍個照片留唸吧。" 他也不管劉伶的意見,拿起手機就是一通猛拍。劉伶嚇得閉上眼睛不敢言語,任由郭玄光圍著餐桌左拍右拍。
    郭玄光圍著劉伶欣賞了一番,拿起剛才的指套震動器說:" 早知道妳家有我
就不帶來了,既然妳讓我浪費了一個機會,就再用這個懲罰一下妳吧。" 劉伶不知道郭玄光的話什意思,衹是看著他" 唔" 了一下,不過傻子都能聽懂這一聲的含義. 郭玄光開動了震動器後,首先進攻的是劉伶的腋窩."呵呵……啊……小郭……嘻嘻……我投、投降了……" 劉伶癢得受不了,馬上就開口求饒。郭玄光說:" 投降也不行嚕,投降了也要懲罰的。" 接著他的眼睛又盯著絲襪下的美腿,
用手輕輕撫摸起來。在震動器的幫助下,劉伶覺得郭玄光的手到哪裡她就癢到哪裡,衹能扭動著腰部來抵抗。

    郭玄光像是研究一件珍稀文物一樣在劉伶的身體上到處輕撫,最後把手罩在那高聳的雙峰上,馬上讓劉伶又呻吟起來:" 嗯……呃……呃……" 剛才在房間覈伶的前胸其實已是一片緋紅,後來在郭玄光捆綁的過程中才慢慢褪去。接著乳頭那受到繩索的刺激又有了反應,不過在餐桌上的捆綁又讓那冷卻了一些。現在當郭玄光再度刺激的時候,劉伶體內的渴求來得更為強烈,她忍不住發出夢囈般的聲音:" 小郭、小郭……來、來吧……" 看到一個美女赤裸著被綁在自己的面前,再加上那誘惑的聲音,郭玄光差點忍不住就要上了。關鍵時刻他記起還有一樣東西沒有,硬咽了幾下口水,把自己的衝動壓了下去。

    郭玄光從背囊拿出一包東西,原來是一排6 支的蠟燭. 他脫掉震動器拿出
兩根道:" 伶兒,躺在玻璃上有點冷吧,讓我給妳加一下溫,很舒服的。" 劉伶看著明亮燈光下那兩根搖晃在空中的蠟燭,衹覺得一道寒意劃過脊樑,心裡的熱情正在急速減退。那寒意當然不是發自玻璃的桌面,而是內心的恐懼。她真的害怕起來,哆嗦著道:" 小郭不要,我、我怕……真的不要!" 這時候郭玄光那能聽得進去,馬上找來火源點燃了一根蠟燭. 劉伶嚇得開始用力掙扎,在桌面上蠕動的身體與玻璃碰撞發出悶實的" 呯呯" 聲。郭玄光既有些擔心又想嚇唬劉伶一下,就說:" 乖伶兒,妳不要亂動了,把玻璃弄碎了弄傷了妳我會很心疼的。"這一招果然有效,劉伶馬上定住了身子道:" 小郭我真的怕,求求妳,不要用這個嘛。" 她急得眼睛都已經紅了,看著郭玄光盡是哀求的神色。在五星級大酒店的那一夜郭玄光已經和劉伶玩過SM的遊戲。不過那時候劉伶目不能視,對於郭玄光使用的道具其實沒有什芞唸,衹是有身體的反應而已。但是今天她在燈光之下看的一清二楚,還沒開始她心裡的恐懼就已經讓她吃不消了。郭玄光完全沒理會劉伶,把點燃的蠟燭舉在空中,與劉伶的身體相距大概40釐米左右,在她胸前畫著圓圈。

    這根蠟燭很粗,因此融化的蠟一時半刻還不會往下掉。但是劉伶看著那火焰,
全身都哆嗦起來,淚水已經在眼眶打轉. 突然間郭玄光的手一抖,蠟燭稍微一傾斜,鬥大的一滴蠟已經向著劉伶胸膛急速下墜。" 啊——" 劉伶驚呼一聲,淚水馬上奪眶而出。說時遲那時快,郭玄光左手一抄,移開蠟燭的同時已經擋住了那滴蠟。嚇得滿臉淚水的劉伶抽泣著說:" 小、小郭,我求妳了,真的求妳……我怕、我害怕……不要用那個行不?" 郭玄光放下蠟燭,柔聲道:" 伶兒乖,我會讓妳很爽的。" 說著他雙手同時在劉伶的胸部和陰唇上不安分起來。這幾下子讓劉伶猶如乘坐過山車一般,心情一下子上下了好幾回,被郭玄光弄得又破涕為笑。

    郭玄光感到劉伶的下體又濕潤起來,慢慢把手指伸了進去說:" 妳看妳,又
哭又笑的,像什樣子。" 劉伶享受著下體的快感,畚卿:" 都怪妳,妳這小壞蛋,弄得人家……嗯、嗯……" 郭玄光加快了手指的速度,讓劉伶又說不出話來。接著郭玄光慢慢移動著手指,再次搜索著那神奇的G 點,有了上次的經驗,這次他很快就找準了點,劉伶的雙腿像觸電般顫抖起來。" 啊……哼……小郭——用力……啊……" 劉伶霎時又瘋狂了起來,搖動著腦袋大叫起來。

    郭玄光右手用力地刺激著那G 點,左手則慢慢地又再舉起蠟燭. 劉伶在郭玄
光的刺激下不一會兒下體已經激射出一股液體,連桌面上也是點點水滴。還在喘著粗氣的她忽然看到那火焰,嚇得大聲叫了起來:" 小郭妳,不要——" 快感的喜悅和恐懼交織在一起,讓劉伶的臉上的肌肉都像是扭曲了。這時郭玄光對準劉伶的乳頭手腕一扭,積攢已久的蠟馬上傾瀉而下。" 啊——啊——小郭啊……"劉伶不敢亂動,眼睜睜看著不斷滴下的蠟尖叫起來,剛收回不久的淚水又再湧了出來。郭玄光不讓劉伶有機會喘息,放下蠟燭對她的G 點又展開新一輪攻勢。仍在低泣著的劉伶隨即發出嘶啞的聲音:" 啞……呃……呃、呃、啊——" 郭玄光心裡也是暗暗叫爽,繼續用力地刺激那敏感地帶。劉伶的音調忽然又再拉高,整個人都顫抖起來:" 啊——停、停、啊——停下啊——" 就在她的聲音拉長的時候,郭玄光手上感到一股更加兇猛的洪水爆發了。

    其實SM使用的蠟燭比一般蠟燭的溫度要低,滴在身上的感覺遠沒有一般蠟燭
來得強烈。劉伶因為不知道這個知識,心理上衹是一味地拒絕。當郭玄光感到有大量液體涌到手上時,他趕緊抽回手指,想看看這次潮吹的樣子。" 啊……呃……小郭……" 劉伶的叫聲這時已是近乎哭泣的樣子,閉著眼睛緊皺著眉頭。衹見她下體隨著郭玄光的手一離開,一股清泉躍了出來,居然還帶著一絲淡黃色。但是由于量太大,那股清泉衹是射出體外幾釐米遠就已經下墜了。郭玄光仔細一看,澹黃色的透明液體居然連綿不斷地流出,他發覺這回根本不是潮吹,而是直接失禁了。郭玄光的心像是裝了火箭一樣霎時衝上了雲霄,那種快意讓他失聲叫道:" 伶兒,妳實在是太棒了!" 與此同時他馬上又舉起蠟燭,對著劉伶另一邊的乳房繼續滴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