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意淫强奸  »  处男嫖娼记_激情都市_激情都市,

处男嫖娼记_激情都市_激情都市,

作者:来源:怡红院论人气:加载中



  大一的年终考刚过,乘着这个长假,便单身一个人,飞往大陆,实现我计划许久的自由背包式旅行。到达福建
省机场时,已近夜晚十一点多。坐了几小时的飞机有一点儿累,也懒得到处找旅馆,就由计程车司机介绍了一间靠
近市区的廉价旅店。半小时的车程就到了旅店。「浮华旅馆」?嗯,这间四层楼的旅店外观看起来还算干干净净。
进了大门,理面也不错。向柜台服务员问了问价钱,登记了名字,付些订金,拿了钥匙上三楼的房间去。
  哗!房间的设备齐全,很干净,一天才一百多人民币,便宜啊!白白净净的床单和棉被都整齐的放置着。素色
的窗搭配着浅黄的壁纸,可以看出店主人也挺用心的。「铃…铃…铃…」。奇怪?电话响?怎麽会有人在此找我呢?
嗯,或许是柜台要交代些事吧!
  「喂!先生!要不要找人陪?」是柜台服务员的沙哑声。
  找人陪?奇怪?喔!是要叫小姐吧?一股邪念从脑中冒出,反正在这里没有人认得我,恶向胆边一生。「好啊,
要漂亮的啊!」挂了电话後就开始有点儿後悔了。我还是个处男嘿!就这样的把第一次交给了妓女太不值得了。更
如果她长得很丑,像个阿婆,甚至如果有性病那该怎麽办?庖诊、梅毒、甚至爱滋病,我愈想愈可怕,一颗心扑通
扑通的,感觉直冒冷汗…不行、不行,还是别乱搞。我赶紧拿起电话像告诉柜台我不要了。电话筒还没拿稳。「叮
叮…叮叮…」是门铃声!不妙,人已经来了?怎么办呢?唉…算了,开门后直接打发她走吧!
  我拉开门,一位清清秀秀的女孩就站在门前。素净的脸庞虽然脂粉未施,但一眼就看出她的漂亮可爱。她穿着
一件短袖白衣和褐煤色的长布裤,留着一袭柔亮的长发。
  「嗨!先生你好…」她浅浅对我笑着。
  在这么漂亮的女孩子面前,我顿时手足无措起来了,「我…好…啊…啊好…」结结巴巴的回答着。我开始怀疑
她是不是走错了房间,无论怎么看都不像是印象中的应召女郎,反而像十八、九岁的校园学生。
  「请问,小姐是要找…」还是先问清楚为妙。
  不过这似乎是多余的,因为她已经自己走了进来,还顺手把门锁上。她一话不说的就开始解开上衣的纽扣,把
衣裳给脱了下来。她戴的胸罩很普通,浑圆的罩杯将她盈实的奶奶遮住了二分之一,紧紧的撑挺饱满的乳房。哗!
好大耶,有36寸吧?浑圆的罩杯中央微微突起,那肯定是她的乳尖。我感觉自己裤子里起着异样的压迫感,不停
地膨胀、膨胀…连站都站不稳了。
  她似乎早已习惯男人那种目瞪口呆的样子,将她头发往後一甩,侧着头,笑着。「怎么啦,我不美吗?」我张
开口,却紧张的说不出话。她侧坐在床边,继续拉开拉、脱下长裤、将布鞋踢掉。这一切动作是那么的柔畅自然,
毫无做作,彷佛正在家里准备入浴前解衣似的。
  她白色的内裤有着蕾丝滚边,三角形的地带稍微的隆起,隐约地好像有着模糊的黑影。圆滚的屁股,映衬着纤
细的腰枝。她的大腿亦很匀称,还比萧蔷的裤袜广告更诱人。她站起来,走过来,牵起我的手。我顿刹间有股触电
的震动,就像和我暗恋对象牵手的感觉。我既紧张又激动,一回神已被她牵拉到浴室门口。她回过头「先把衣服脱
掉嘛!」我还是傻愣着,呆呆的什麽也没做。她笑了一笑,摇摇头。「你真坏!好啦,我就帮你脱吧!」没一会儿,
衬衫、裤子都脱掉了,只剩下那条稍留腥味的臭内裤。
  「嗯…我…还没请教…您的芳名?」她也愣了一下,没说什么,就推着我走进了浴室,接着就把胸罩和内裤脱
下来,全身一丝不挂的站在我面前。她纤细的双手,轻轻的搓揉着自己的乳头,嘴里咬着一撮的头发,使她及肩的
长发显的有些凌乱。「茉莉!」她凝视着我突然吐出说一句话。「嗯…?」我不解。
  「你不是问我的名吗?」她微笑着「是茉莉…我叫茉莉!」说着,她的手往下体游落,轻微的摸揉着那浓密的
阴毛。我可是第一次看见女人那黑里透红的地方,我的呼吸越来越激烈。
  她缓缓走了过来,一边凝望我脸,一边把手伸进我的内裤,握住我那硬得有点发痛的阳茎,慢慢的搓弄它,轻
巧的抽动它。她那双大奶子顶住了我的胸口,我几乎快要窒息了!
  她慢慢的跪下身,把我的内裤脱下,还在扔到一旁前,深深的朝它嗅吸了一下。「嗯…好强的男性味…我好喜
欢…」我直挺挺的肉棒就昂首向前的雄雄挺出,涨成赤红色的肉棒。她轻抚了一下,小老二变得更加兴奋,更加的
坚硬勇猛。茉莉一手托着我的阳茎,另一之手灵活的玩弄我的两颗蛋蛋,一波一波的热浪从体下涌上,从脊椎直贯
脑门,从没有接触过女体的我,已受不了这种刺激,感到一股液体澎湃的要从龟头冲出。
  不行,不行!这样就射会被茉莉笑的。我极力的夹紧屁股不让精射出来,忍得好辛苦啊!她大概也看出了我的
窘态,双手放开我的肉棒,开始用香皂往自己身体涂抹。「坐到小板凳上。」她笑说着,并打开莲蓬头将我淋落 .
  我原以为她要用手帮我抹香皂,没想到竟是以那涂满香皂的阴毛帮我擦背。从背部、肩膀、胸口…每多久我就
躺在浴室地上让她骑在我上面帮我刷下体,那种用阴毛服务的洗澡,好高明,好爽好爽啊!我兴奋的飘飘然,半闭
起双眼尽情享受着。
  一会儿,摩擦停止了,只见茉莉含了一口热水,我正疑惑她要干什麽时,龟头已感到一股热流回汤其间。她那
含热水的口已套住了我的龟头,舌尖缓缓的在里头缠绕,轻轻的舔,和热水来回刺激着,这次我真的档不住了。一
阵强烈的刺激立时从下体溢入脑中,那是一种突如其来,连我自己都无法防备的刺激,短暂而强烈。阴茎强而有力
的在她嘴里抽送,一阵一阵的液体从龟头冲出直流入她喉咙里。她手紧握住我的根部亦不停的来回抽动,让阴茎受
到更猛烈更持久的刺激,全身的肌肉也紧绷到极点,血液几乎完全集中在下体,去感受那人间至上的欢愉。抽送逐
渐减缓、减缓…我也精力放尽塌在浴地上。
  她露出一副满意的笑容,低下头来,吸允着败战公鸡般的龟头上最后一滴精液,然后仰起头来一股脑的把嘴里
的精液一口吞下。这另我感到另一种强烈的震撼,自己打手枪时都不多看一眼的浓腥白色黏液,而这个女人将之吃
尽。古人说「一滴精九滴血」,也许这就是为什么她的身材这么好,皮肤那麽的白细诱人的主因吧!
  「来…」茉莉把我拉起身,将我身体冲洗干净,帮我抹干,她自己也披了一件毛巾先走出浴室,坐在床的一角
旁把头发弄干。我站立在浴室内,握着缩成一团的小鸡鸡,努力的想使它再振雄风,却又毫无起色。突然想起了电
影上那些不能人道的老不修,面对着床上漂亮的小姨太努力的喝鳖血,吃虎鞭,却依然无用,而令小姨太取笑的镜
头。糟糕!刚才不过只是前戏而已,就已抬不起头了?
  主菜都还没开始端上,就没法吃下去了吗?唉!举不起事小,被她取笑就丢脸事大,搞不好以后变成性无能啊!
都怪刚才不应该那么的兴奋,过度把精力放尽!又搓又揉了老半天还是举不起头来,玩完了!「来,先到床上来我
帮你。」茉莉温柔地说着。
  我脸一红,被她看透心事了。披上条毛巾,我像是做错事怕被老师责骂的小学生,怯怯懦懦的坐到床边。她从
背后抱住我,在我耳际轻轻的吹香气。「别在意,是不是第一次?」我猛摇头,「不…当然不是啦!」撒了谎得我
脸上顿时红得像关公爷。
  「嘻嘻…别害羞,没什麽的啦!其实在我脱衣时,第一眼就已经看出来了!我也挺喜欢你的,我可是从来不把
自己的名告诉客人啊!你这处男还真可爱…」「…」我低下头,真是丢脸丢到家了,恨不得立刻找个地洞钻进去!
  茉莉抚摸着我的脸,像啄木鸟似的吻遍了我整张脸。「来,别紧张,我会慢慢教你的。没关系,放轻松…」她
要我躺在床上把腿张开,伏在我身上用手抚摸我下体,面对这蛇蝎般美女的挑逗,我那不成材的小弟弟,依然缩的
像一团皱肉。「可能是小弟弟太累,而你又做了数小时的飞机。我们先休息一下,看看A片松懈松懈…」茉莉用遥
控器启动了电视和光碟机,那是一部外国的强奸主题A片,女主角非常的漂亮,很年轻,应该才十七、八岁吧!
  茉莉赤裸裸的偎在我胸膛,一手搭在我肩上,一手在我下体游走。我一边注意A片的剧情,一边捏玩着茉莉的
乳头。大约十五分钟後,看到A片里的变态男把女学生的内裤用刀割开,无情的猛奸插女学生,我的小弟弟突然勇
猛的不断长大…长大…啊?精力似乎恢复了!我转过头望了一望茉莉的巨乳,我的呼吸声又开始沉重起来。
  茉莉也注意到了,顺势平躺着,淫荡的呻吟着。「嗯…嗯…我要…我要…」我立即俯身压住她的身体,手掌一
边一个地捏搓尖硬的乳头。我将脸埋入她的乳沟,然后双手将她的玉乳靠到我的双颊并开始做圆弧的摩擦,去感受
这美妙的触感。我贪婪地吸取发自美丽乳房上阵阵浓郁的乳香。
  随着呼吸上下起伏,茉莉逐渐膨胀的半球形乳房摊开在我的眼前,粉红色的乳头挺立在爱抚渲大的乳晕上,强
烈地散发出饥渴的电波。我对性的经验尚浅,茉莉就引导着我,她握着我的阴茎直抵她下体的阴唇,先在外大唇摩
擦一番,然后就将我坚硬的肉棒慢慢地挤开她潮湿的阴唇,肆无忌惮的推入阴道。坚挺的肉棒进入後,感觉是一种
黏滑的,却略微紧吸的压迫感,热热的,好舒服唷!
  我的大老二插进她并拢的大腿中,承受着阴部浓密的毛感及龟头被夹住那种即将爆发的欲火,我更加狠狠地捏
住茉莉那两片肉臀,狂暴地来劲,使她的私处更加靠紧。我的双手施力在她的臀上,使她大腿细嫩的皮肤,上下撞
击着我的睾丸。我不停地加快速度,然后发出一声呼喊,将她美丽白析析的双腿猛然扳开,更加猛烈的冲撞进去,
不停的抽送、刺插!「嗯…嗯…我干…我干…啊啊…」丝毫不加抵抗的茉莉,燃起我的兽性,使我只想疯狂地在她
温的体内忘情地抽送着,只想咬住她绽放的乳晕,放在饥渴的口中咀嚼。茉莉的脸胀成了红色,映在床头的昏黄灯
光下,显的多么妖媚,俏嘴时而微张,时而大开。「嗯嗯…好厉害…好爽…爽…啊啊…对,就这样用力插…插…啊
啊…」模模糊糊发出的春潮呓语,令我更为之疯狂!
  我猛烈的捏住茉莉的乳房,让我的阴茎尽情的在她体内抽送,她也扭摆腰肢,运用女人生理上的优势配合,更
猛烈的发出嗯哼淫叫春声,这就是天地间至高无尚的享受,男人和女人彻底的结为一体。
  「啊…不行了…我射…啊啊…射了…」。我悄悄的将射完精的阴茎退出她体外。一丝丝的黏液似乎依依不舍的,
连接着彼此的下体。浓密的黑毛此时正沾满滑黏的爱液,但茉莉却闭着眼忘神的,似乎也极享受这一切。她的乳房
上有着咬痕、指痕,充满了我的爱迹。
  我汗流浃背,全身软弱无力的躺在她身边。一只手绕着她的肩,一只手依然在乳房游走,坚硬的乳头逐渐的软
下,充血过度的乳房也慢慢消下,我闭上眼睛,慢慢的睡去。不知过了多久,朦朦胧胧间感到一双纤细的手在我身
上游走,一股幽兰清香淡淡飘来,我睁开眼一看,茉莉跪坐在床边,依然全身赤裸,不时的用手抚摸我胸口及乳头。
她把头靠了过来「你知道吗?我刚才在你射精之前也射了,淫水流得满床都是,真的好爽好爽啊!已经好久没这样
的感觉了…」嘿!女生也会射精吗?心中疑惑着,却也没开口问,当然又是怕被取笑啦!「茉莉,你还行不行?我
们再来一次!」我动了动身子,四肢却根本不听使唤,真的是纵欲过度了。苦笑一番,摇摇头。她也不作声,一双
手掌以拜观音似的夹住我的鸡鸡,前后旋转,任意的玩。我虽全身无力,但阴茎却在她的摆弄下迅速勃起。哗!还
感到勃起时的辣辣痛苦,不知再搞下去会不会被废掉啊?
  我全身好像是被点了穴似的,麻木动不得,有一个地方还能不时的抽动着,并愈动愈胀愈大。当茉莉的舌尖在
我龟头缠绕时,一种兴奋夹着痛苦涌了上来,真说不上来是快乐还是痛苦!
  茉莉站了起来,更正了一下我的位置,便骑到我身上。她只用了两根手指便巧妙的引导我的老二进入她体内,
跟着忘情的自顾摆动起来。这时阴茎传来的不是快感了,而是一阵一阵的痛楚,就像以前打手枪打完又打的痛苦。
怪怪的,感觉好像是被她强暴!我一世英明,居然在第一次献上我的处男后,惨遭妓女强暴,而她一点也不怜香惜
玉,把我弄得好痛!
  我不知道被男人强暴的女人感觉如何?然而,在她扭摆数次后,我的性欲再次被燃醒,又疯狂起来,猛力的环
抱她的腰,迎合着她。她俯身向着我,好让我能用力吸允她的大乳房。一股作气翻过身来,将她反压在下面。好啊!
你想强奸我,先让我好好的干了你!我粗暴的咬她、抓她,用力的抓住那对玉乳大力地揉弄,猛然咬住乳头让她发
出惨痛的叫声。我已不再怜香惜玉,顶开她用力夹紧的大腿,让阴茎在她体内胡乱的冲撞,用坚硬的棒子直捣她那
软软的肉壁,用睾丸撞击她的外阴唇。
  我幻想着自己是个粗暴的矿工,正在肮脏的矿场里,强暴我幻想已久的范晓渲。她的荡叫声,一声尖过一声,
早已分不清楚是乐的叫春,还是痛的求饶。一次又一次的抽送,我下体传上来的,也己分不清是快感或是剧痛,只
知道要狠狠的干她,干烂范晓渲这个贱人,即使你是万人仰慕的偶像歌星,我也要叫你在我的大钢炮下哭爹叫娘!
看清楚吧,这就是强暴,这才是强暴啊!学生的梦中情人范晓渲现在正被我插抽着,干得她爽歪歪,淫水直流…「
啊…啊啊…痛死我了!」茉莉的呼喊声把我从幻觉中给唤了回来。她似乎痛的受不了而哀叫,但脸态却又像在享受
着这虐待的行为。她又开始挣扎,但我早已失去了理智,她愈用力的反抗,反而让我更加的兴奋,就像暴露狂愈是
听到女人的尖叫就愈快感。
  茉莉的身材是这么棒,脸蛋又漂亮,这可是别人遇都遇不到的超美娼妓,一生可能就只有这么一次,怎么可能
轻易放过。猛然甩她几个巴掌,鲜红的五指痕印立即染上她双颊。她没哭,也没喊,反而轻微的呻吟着「爽…好爽
…就这样…来…嗯嗯…」我潜在的兽欲帜热的开始燃烧。啪!啪!清脆的响声打在她耸动的乳房上。「好爽…打我
啊…打!」开玩笑,茉莉怎转眼变成被虐待狂?是被我干傻了吗?
  我用力紧抓住茉莉的双手,让她动弹不得,双腿用力撑开她过度紧绷的大腿,更猛乱的用肉棒撞打她的阴核,
用龟头挤压她的阴唇。虽然我没有强暴过任何人,甚至在今天之前没有做过爱,但这应该是男人的狂野本能吧?茉
莉已由叫喊转为哀求。「求求你…不行了…我受不了……我要射了!」她全身颤抖着,哭丧的脸不住的在求我。不
行不行!何况我还没射呢。我恶狠狠的把肉棒再一次猛插入阴道,听到她又凄凉的惨叫一声,却更燃起我的性欲,
握着她奶子更用力的摆动下体,发狂的抽插。「啊啊…来了…啊啊…啊啊…快…快!」我把鸟鸟抽出阴道。放入她
张开的口里,让阴茎在她口中喷射,浓稠的液体灌得茉莉满嘴,才满意的抽出来。
  突然,茉莉双眼反白,身躯颤抖着!「啊?你怎麽啦?别吓我啊!」这时她下体不住的紧抽紧抽,一股液体竟
从那儿喷射出来,射得我满脸都是!「哦,酸酸的,那是什麽鬼东西啊?」「嗯,你好坏啊…取笑人家,那是我的
体液啦!」茉莉红着脸说。
  嘿!这就是女生所谓的「射精」吗?真他妈的比我射得还远咧。把我满脸喷得都是淫秽,但感觉还挺爽的噢!
  茉莉似乎已没有刚才那种痛苦表情了,反而很陶醉的用手指沾唇边的精液,再放进嘴里吸允。女人就是欠干,
被虐待时分不出是痛还是爽居然还能达到高潮。难怪女人被强暴很少报案,原因不知是否她们潜意识中有着被强暴
的快感,而事后还回味无穷?
  尤其是愈端庄的女人,在床上愈淫荡。原因无它,因为被压抑太久。就像我系上的系花玉莲,会爱上了班上的
烂人阿泰,还据说约会两次就上床了。操!亏她一付清纯玉女模样,让我暗恋了好久,就是股不起勇气。想不到居
然这么贱,早知道就约她然后像今天一样用强的,搞不好她现在就是我的。
  「好爽…好棒,你真的好厉害哟!我从来没有达到过这样的高潮!」茉莉靠过来把口封住我的嘴,舌尖在里边
旋扭着。
  我不禁为我自己感到神气。看着她遍体的瘀青,反而有一种快感,真不知道是她变态还是我变态。我突然希望
能真的强奸范晓渲,或是曾宝仪,听听她们哀嚎、叫春声,肯定会更刺激。
  我光着身子走下床,坐在椅子上叼起一根烟,看在床上的茉莉闭着眼睛双手在乳房揉弄,似乎还在回味所享受
的一切。她身段真的很美,高耸的乳房、纤细的腰、大腿修长、小腿纤细,是绝顶的美人胚子!真搞不懂为何出来
捞?难道是缺钱吗?还是真的物欲横流?不禁为她感到悲哀。想了一想,其实那些电影明星模特儿,张曼玉、萧蔷
还不是一样用她们的美色赚钱,只差不知道她们有没有卖而已,搞不好一个晚上公子哥儿一百万、五十万,林青霞
照样脱光躺在床上任人干。
  「你还是学生吧!」我好奇问。
  「问这干什么?做我们这行的,是没有背景的啦!」「没什么,不说就算了。你看起来不太像这行的,反而像
个大学生,而我本身也正念大学。」「好,悄悄告诉你啦。我读福建大学,社会系三年,惊讶吧!」「也不会,都
猜到七成了啦!我只是好奇,向你这么漂亮,怎么会来在这样的廉价小旅店做呢?」「其实,柜台服务员就是我的
外婆!家里很缺钱用,学费也得自己付。没办法只走最原始也最赚钱的路。外婆担心我遇到坏人就干脆狠下心来,
在此打工,也顺便为我物色较可靠的客人,免得我遭遇困境!」「嘻…那我还是你外婆特选的孙女婿呀!」「别臭
美!最重要的当然是用身分证、驾照等真名登记住宿才考虑,也要看起来正当、干干净净、不讨人厌,年龄不能太
大,才放心。」「那你做了多久了?」「将近一年了。我通常一星期接客不超过一个,而且都只是外宾,免得被人
察觉。外婆选择也格外的小心,我本身不会在外边胡乱招客。其余的时间就兼做些家教,专补习小学生…」「那你
还打算要做多久呢?」「再过三个月吧!到时毕业了,就可以专心地找个正当的好工作。」「刚才你真的很痛吗?」
我突然想知道。
  「哈哈」她笑了出来,让我感到很不好意思。「还说不是第一次。其实女人做爱做到最高潮,根本分不清是肉
体的痛爽,就像我第一次和男人做爱,处女膜被撕裂时的痛混着一波一波升高的浪潮,让我极度的满足和用力的叫
喊,那是真正的高潮快感所从内心的叫喊,只有女人才能体会这种微妙感觉。所以我觉的你们男人很可悲,虽然个
个好色,但没有人能从性之中得到像女人高潮般的欢愉,那只不过是兽欲的发泄罢了。」我到床上背对着她躺下,
虽然已经很累了,却翻来覆去睡不着,心中是无限感慨,她不是一般呆呆的大学生,相反的她必定绝顶聪明,很懂
的掌握自己方向,也很难说这样做对或不对,毕竟是自己的选择。无所谓对错。
  隔天是被强烈的阳光所刺醒!「天啊,都快中午了呀!」我爬起来,全身软绵绵使不上力。筋骨也酸酸的难受,
晃晃脑想起昨夜,还犹如梦中,只是梦中的茉莉早已离去。一转头一个大剌剌的红色映入眼,天啊!是个红包,里
边放着六元人民币(六六大顺?),这就是我处男的代价!旁边还留有一张小纸条:【希望你睡得舒服,但愿有机
会能再次为你服务;茉莉留】
  握着纸条不禁怔怔的发愣,细细的回想昨夜的种种,和她那细柔的胴体,丰耸的乳房,一切是那么的真实。虽
然她昨晚说我也是学生,只肯收我半价再打八折,八百人民币,但也并非我这种学生所能天天负担得起的。算了,
忘掉这一切吧!我没有本钱挥霍,茉莉永远也不会只属于我这一种男人的。
  我掏出打火机,把纸条烧掉。爬起来,洗了个冷水浴,穿好衣服,整顿好背包下楼去。办好退房手续,就在柜
台服务员怪异的目送下,跨出了「浮华旅馆」大门。
  嘿!又是崭新的一天。我阿庆的自由背包旅行将开始啦…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