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生活情感  »  马戏团志愿者小珍

马戏团志愿者小珍

作者:来源:怡红院论人气:加载中

字数:34380


马戏团志愿者小珍01真人驯兽表演秀

  自从小珍上次参加了县儿童医院慈善募捐那个活动之后,她就时常会收到一些慈善志愿者的邮件。今天,我们美丽的金发蓝眼的美女小珍就收到了这么一封邮件。虽然经历过上次慈善募捐的羞耻play,小珍对类似的活动都抱有相当的戒心,但这次不一样嘛——马戏团耶!她从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就梦想着自己能当个马戏团的演员,穿着闪亮闪亮的漂亮戏服,脑袋上带着花冠或者什么其他好看的头饰,然后站在台上亮相。天哪,哪怕就是当个在边上伴舞或者凑数的群众演员都能圆了她儿时的梦啊。再说了,宣传单上也写了,参加表演的志愿者的全部收入和马戏团的一部分门票收入也会捐献给用她名字命名的那家儿童医院,慈善公益活动啊,是每个好市民都要支持和参与的嘛。

  小珍按照宣传册上写的时间,第二天早上8点整的时候跑到了公园里马戏团搭帐篷的地方。原本是公园大草坪的地方停着无数拖车,大喇叭里放着震耳欲聋的马戏团音乐,拖车上画着各种花里胡哨的宣传画。当她走到写着「办公室」的大拖车边上的时候,小珍发现已经有不少人站在拖车前排成了一排,看来想当志愿者的人不少嘛。每个人脸上都挂着掩饰不住的快乐的笑意。她站在队末,很快的她就听到拖车里有人喊着:下一个——轮到她了。小珍走进拖车里,眼前是一个巨熊一样的男人,浓密的眉毛,嘴里叼着一根点燃着的雪茄。他看着小珍然后憨厚的裂开大嘴笑了起来:「啊哈,一个林中仙女!现在,请告诉我,美丽的仙女,你是来这里当志愿者的吗?还是说我现在还是在做梦哪?」。小珍被他逗乐了,笑着摆摆手:「哎呀,您过奖了。我是看见了儿童医院寄来的慈善宣传册,说可以来这里当志愿者,然后收入会捐给儿童医院,对吧?」。她对面的大熊团长点点头。

  「嗯……我是来当志愿者的,我是说,我能替马戏团检检票,或者卖卖爆米花饮料,或者在里面引位什么的……你知道的,一切为了孩……」。

  「什么?把你这样的美女浪费在检票或者引位上?」,大熊团长打断了小珍没说完的话喊道,「不不不不,呃……」。

  「小珍」

  「哦,对,小珍。我是说,不不不,小珍。把你安排在那些位置上,除非你以为我是个傻瓜!我·要·你·当·演·员!你将会是我们整个演出的中心,是全部观众的焦点!我要让观众们喜欢你!不~ 我要让他们爱你!不……我要让他们崇拜你!」,大熊团长越来越激动,语速越来越快,带出了俄国口音。

  小珍下巴都快掉下来了:「这个……我不知道啊。我不太会唱歌,跳舞也不太行,而且人多的时候还怯场……我真的不知道我行不行……」。

  「亲爱的,别担心这个!」,大熊团长真的好像在哄苍蝇的大熊一样挥舞着胳膊,「让我们来解决这个小问题,我们才是专家!明亮的舞台灯光,无数观众的掌声,售罄的门票,报纸和杂志,哦,对,还有电视!我们会出名的,我们会出名的!」。

  小珍看着大熊团长越来越激动,像一个被困在笼子里的野兽一样踱着步,在拖车里转着圈子。他兴奋的样子也同样感染了小珍。「不过说到现在」,大熊团长猛的拉开一个抽屉,从里面抽出一大摞纸,用他胡萝卜一样的手指点着那堆纸冲小珍说道,「快点儿,在志愿者合同书上签个字。我们得快点!演出一个小时之后就开始了!」。小珍握着笔,压根没时间看完整个合同,她看到合同抬头写着『志愿者合同书』,就在下面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压根没注意到后面的几页纸上密密麻麻的各种附注和小字……「索尼娅!索尼娅!」,一俟她签完自己的名字,大熊团长就搂着她的肩头,把她带出了拖车,来到了刚搭好的主帐篷剧场的后台通道里,一路喊着一个女人的名字。

  「索尼娅!你在哪儿?该死的……」,大熊团长继续在小珍耳朵边上吼着,「我找到了你一直希望找到的那种助手!」。

  这时候,一个晒得黑黑的30多岁的女人怒气冲冲的跑到他们身边喊道:「干吗!你不知道演出马上就……」。

  她话还没说完就看到了小珍,半截话被堵在了她喉咙里。她上下打量着小珍,然后握住了小珍的手。

  「哦~ 天哪,阿尔,你个老魔鬼!你是从哪儿找到这么完美的一个女人的?」,
她赞叹着,凑到小珍面前,抱了抱她,然后吻了她两边面颊。小珍从她的口音听出来,她和大熊团长一样,都是俄国或者东欧那边的人。

  「我来介绍一下,小珍,索尼娅」,大熊团长的胡萝卜手指依次指过两个面对面的女人,「好啦,有什么闺蜜八卦都放到后面去吧。演出就快开始了!」。
  索尼娅冲大熊团长一笑,然后拉着小珍的手冲她说道:「他说的对,小珍。现在请跟我来吧。观众很快就要入场了,今天是半价的首场试演,全是大人。你懂的,如果演砸了或者出了什么篓子,我们也好弥补」。她拉着小珍冲进后台,然后在后台走廊里找到化妆间冲了进去。小珍看着索尼娅穿着飘逸的印花长裙,黑色的卷发一直垂到腰间,虽然已经是30多岁的年纪,但身材绝对完美。她脑袋上裹着一条围巾,在后面绑在了她头发上面,这让她充满异域风情,嗯……就是那种带着点神秘主义色彩的东欧人或者吉普赛人的风格。化妆间里有一个带着很多灯泡的巨大的化妆镜,两把椅子和一个大大的衣橱。索尼娅打开化妆镜台子上的一个巨大的化妆包,然后掏出无数花里胡哨闪闪发光的假首饰,发刷和梳子,和一个喷壶。

  「亲爱的,我们真的得快点。现在,脱掉你的衣服,然后我帮你穿好戏服」。
  「呃,索尼娅,我想告诉你的是,我跟大熊团长刚才也说过的,我也是从来也没有过演出经验,我不会把你们的演出搞砸了吧?」,慌乱之中小珍脱着自己的上衣说道。

  「哦,好的,快点,快点」,索尼娅自顾自的说道,「别担心,我会把你打扮的漂漂亮亮的,然后其他的事情留给我们去操心吧」。

  小珍耸耸肩,觉得也许人家专业人士有办法哪。她把上衣脱了下来放在边上,然后站起身甩开凉鞋开始脱着腿上的紧身牛仔裤。她很庆幸,今天早上洗完澡出来时穿的是普通的纯棉内衣,而不是她平时穿的丁字裤。

  索尼娅拉开衣橱的门,露出里面各种各样色彩鲜艳夺目的戏服。她迅速翻了一遍,然后又冲到门口冲外面喊了几句小珍听不懂的外语。当外面有人吼着回应了她几句以后,她回到了衣橱边。「好的,好的,我找找……嗯……ok,找到了!」,她自言自语的嘟囔着翻出了一件亮橙色的戏服,上面还画着无数粗粗的黑色条纹。她拽出那件戏服然后走到小珍身边。「哦,奶罩和裤衩也必须脱掉,亲爱的;穿着这玩意儿可没法儿把内衣套在里面」,她晃悠着手里的戏服冲小珍吩咐道。她看见小珍脸上震惊的表情,然后笑了笑:「你不知道吗?都是这样的啊……」小珍耸耸肩,害羞的转过身,脱下她的文胸,她巨大的奶子露了出来,奶头因为摩擦也凸了起来;接着她又背对着索尼娅脱下了白色的纯棉小内裤。她非常不好意思,因为她丈夫坚持要她把阴毛全剃光,她光秃秃的下身看上去显得无比淫荡。

  索尼娅拉着她的胳膊,让她光着身子坐在了化妆镜前面的椅子上,然后像变魔术一样飞快的往她脸上刷着各种粉。她睁眼偷瞧,发现自己的整张脸都被刷成了亮黄色,然后嘴唇上被涂上了最俗艳的大红色唇膏好像刚吸完血的吸血鬼一样。索尼娅接着用油膏笔在她脸颊上画上了黑色的胡须,然后把她拉了起来。小珍把脚套进那件戏服里面,她看着戏服在自己腿上逐渐撑开,原先混成一团的颜色现在变成了老虎皮毛的那种黄底色,黑花纹的样子——难怪索尼娅要把她的脸画成那个样子!她努力把那个戏服提到了屁股的位置,这戏服实在是太小了!戏服屁股外面那儿还有个小洞,不过索尼娅说不用担心那个,因为穿好这个之后还要装上假的老虎尾巴。她努力的往外吐了一口气,然后把那个戏服穿到了胃部,但接下来就怎么也穿不上去了。小珍沮丧的看着自己平日里引以为豪的巨乳,再看看这件无肩带的老虎装,然后说道:「没戏,根本穿不上……你们这儿有没有大号的?」。「别傻了,宝贝儿,你肯定能穿上!这个是均码的」,索尼娅说着抓住她的胳膊,「转过来,脸冲着我,让我来帮你」。

  小珍转过身的时候,索尼娅嘴里啧啧的赞叹道:「天哪,多美的奶子,我要是你男人肯定天天嘬在上面了!」。

  虽然这称赞听上去很诡异,但小珍还是礼貌的说了一声:「呃……谢谢……」。

  索尼娅拉开抽屉,稀里哗啦的翻着,接着掏出了一个白色的瓶子。她拧开盖子,用手从里面挖出一大坨黄色的类似凡士林一样的东西,然后像洗手一样,把那些油膏涂在了自己的掌心。在小珍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索尼娅的双手已经抹在了她的胸前。她仔细的把那油膏涂抹在了小珍的那对奶子上,然后是脖子,后背和胳膊还有手背。油膏凉凉的,小珍发现那油膏的颜色类似老虎装的黄色,涂上之后油膏里的细碎金粉让她的整个上半身都闪着金光,漂亮极了。她的奶头因为索尼娅的刺激都立起来了,小珍觉得自己臊的浑身都在发热。

  有了油膏的润滑,下一步就简单多了。索尼娅冲她喊了一声:吸气!然后用手拽着戏服的上沿玩儿了命的往上拽着。终于,那件老虎装勉勉强强的把她的那对奶子兜了进去——但也就是勉勉强强而已。小珍从上往下看着,发现自己的乳晕紧紧的贴着衣服的上沿。不动还好,如果稍微一动的话,很可能会让全体观众看场免费的老虎春宫……索尼娅最后继续往上拉了几下,即使她说这个是均码,但小珍觉得剧组肯定是在某个商场的童装柜台买的这件戏服。她照了照镜子,发现有了索尼娅的帮助,奶子好歹算是罩住了,但自己下身却被勒出了骆驼趾(cameltoe,请自行google,译者注)的形状……这也太羞人了嘛。
  她还没来的及抱怨一声,索尼娅就揽着她的腰,把她拉出了化妆间的门,走到了走廊里。正好一大帮演员正迎面走了过来,小丑、驯兽师、杂耍艺人和整个儿乐队!他们走过她身边,互相隐晦的笑着,其中某个胆大包天的家伙甚至在小珍屁股上捏了一把。一个路过的侏儒穿着华丽的戏服冲她歪嘴一笑,然后站在她身边,屁股一撅一撅的模仿着做爱时抽插的动作,他也不知道从哪儿掏出来个能捏响的橡皮喇叭,随着他每一次往前一挺腰就捏响那喇叭一声,周围路过的演员们笑声一片。小珍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个疯人院一样的后台,直到索尼娅高声叫着让所有人都闭嘴,该干吗就干吗去——她在剧团里还是蛮有威信的啊,小珍想到。索尼娅叫住一个穿着夸张的,19世纪那种亮闪闪的燕尾服的男演员,和他交谈了几句。期间,他一直看着小珍。他们用某种外语聊了几句以后,那男人转过来冲着小珍摘下头上的魔术师礼帽,然后冲她一鞠躬。边上索尼娅替他们介绍着说:「小珍,我想让你认识一下我们的首席驯兽师,亨利先生」。亨利用夸张的古典礼节举起小珍的一只手,弯下腰,把手放在自己的嘴边吻了一下——要不是他的头几乎扎进了小珍的乳沟里,小珍还觉得他挺有绅士风度的哪。等亨利抬起头的时候,小珍也在观察着他:年轻,黑色的长发在脑后扎着一个马尾,一双俄国人那种略显忧郁的眼睛。即使他没有化妆,小珍也觉得他非常英俊。

  「您是我见过的最精致的女性,小珍。我为您的美貌而倾倒。」,亨利继续说道。

  小珍呆呆的站在那儿,刚过去了几乎一马戏团的神经病;然后接下来面对的是一位来自于维多利亚时代的彬彬有礼的美男子;小珍觉得自己多少有点反应不过来了。

  「咳~ 咳~ 小珍是为了儿童医院的慈善事业来当志愿者的,我觉得她会是你完美的搭档,美丽的母老虎,怎么样,亨利?」,索尼娅适时的为他们解了围。
  「别!我是说,我没有上过台。我从来没有演过任何角色,我是说,别让我把你们的演出搞砸了」,小珍急忙说道。

  「哦,别担心」,亨利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把小珍的手握进了自己的掌心里把玩着,「你根本不需要说台词,我是说,你是老虎嘛,老虎当然不会说话了。你需要做的,只是假装吼两声而已」。

  『也许是个童话剧?我只需要在里面演个舞台角落里的不停走来走去再吼上两声的老虎吧……』,小珍想到,她多少有点放下心来。

  「好了,时间差不多了」,亨利笑着说道。他从自己口袋里摸索了半天,掏出一个项圈,没等小珍反应过来就掏在了小珍脖子上。接着又拿出一条铁链,拴在那个项圈上。

  「我有种感觉,你会很受欢迎的」,他的笑容也那么有魅力,而且让小珍觉得安心。

  亨利拉着小珍,带着她走到幕布旁边,看样子马上就轮到他们上场了。外面的音乐声和人声变得更嘈杂了,亨利凑到小珍耳边耐心的介绍到:「待会儿我会牵着你上场,然后你要假装嘶吼和咆哮几声,再假装跑开,但是被我拉着的项圈绑着所以逃不走。然后你再假装扑向我,做出好像要攻击我的样子就行啦。哦,对了,舞台上会比这里更吵,所以你压根就不用担心观众能听到你说什么,别担心!一切有我,你只要照我吩咐的去做就行啦!」——外面的演出似乎正演到高潮,音乐声和鼓声愈发响亮和嘈杂,他最后几句话基本上是吼了出来。当雷鸣般的掌声响过之后,音乐风格突然一变,亨利喊道:「该我们啦!」,然后迈步就往台前走去。

  脖子上的铁链被亨利拉在手里,小珍跟在他后面亦步亦趋。亨利偶然间回头的时候看到小珍然后赶紧停了下来。「你在干什么!你想毁了这个演出吗?你见到过两条腿走路的老虎吗?快趴下!然后四肢着地跟在我后面爬着走!」,他声嘶力竭的冲小珍喊着。『哦~ 对哦!』,小珍赶紧趴了下来,手脚并用的在地上爬着,努力跟着亨利的步伐。他们走到幕布边的时候,司仪正夸张的拉着长音,冲观众说着过场的话。正在这时候,索尼娅匆匆忙忙的冲到了他们身边:「尾巴!尾巴!」。她跪到小珍耳边说道:「把你的背部弓起来,小珍!想象着你是只猫,然后走着猫步跟着亨利!」。说完这番话,她转到了小珍屁股的后面。小珍感觉到索尼娅的手指顺着她阴部,插进了戏装里面,然后顺着她的屁股蛋往尾椎那儿挪着,然后索尼娅把她的戏装挑起了一点,接着,一个硕大的硬硬的东西顶在了她的屁股上!她吓了一跳,回头看过去,正好看到索尼娅握着那条老虎尾巴穿过她戏服屁股后面的洞正要插进来,老虎尾巴的根部是个肛栓!

  「啊?不……」,小珍慌乱的喊着。索尼娅看到了她脸上惊慌的表情,赶快安慰道:「没办法!只有这样才能固定住,而且最自然,否则的话尾巴老是会耷拉着歪在一边!」。她语速快极了,但手里更麻利:小珍觉得那个肛栓上肯定事先已经涂好了凡士林,所以虽然有些难受,但还是被索尼娅稳定的往里推着,肛栓前面细细的部分很快推进了她的肠道,接着是最后一节粗的地方,索尼娅最后一次用力的一推把把那个肛栓整个插进了她屁眼里,她肛门的括约肌没有了外物的阻碍,在肛栓的尾部收缩起来,把那根老虎尾巴紧紧的夹在她的屁穴外面。「搞定!现在,祝好运气!」,索尼娅说着,在她屁股上吻了一下,又在她臀肉上拍了一巴掌。

  正在这时候,报幕的司仪也说到了最后的一句:「下面!欢迎我们最年轻、最有天赋的驯兽师·亨……利,和他的动物朋友!」。配音师适时的播放出一段暴风骤雨般的鼓声。亨利最后看了小珍一眼,点点头,然后拉着她跑到了台前。「女士们,先生们!请保护好你们的孩子!因为你们现在看到的是最凶猛的丛林之王,马来西亚的食人母虎小珍和她的驯养者,亨利!」,司仪继续夸张的介绍着。珍妮羞得满脸通红,晃晃悠悠的跟在亨利后面爬着。她爬行的姿势让她的胯和完美的圆臀左右的甩着,带着那根尾巴也摇摇晃晃的。小珍感觉到那肛栓被带的在她的肛门里像活过来一样,左右绕着圈往她屁股里面更深的地方插着,寻觅着她的性奋点。舞台上的灯已经全都暗了下来,只剩下几盏追光灯,一直把追光打在亨利和小珍身上。当他们来到舞台正中心的时候,追光灯暗了下去,然后又是一阵鼓声过后,一盏大大的顶灯照在了他们身上。「请用手捂好你们孩子们的眼睛,尊敬的观众朋友们。我们不想让这凶猛的野兽吓坏你们的孩子」,司仪继续说着俏皮话,引起观众们哄堂大笑。小珍听见观众席上传来男人们吹口哨的声音,显然是对她的新造型很感性趣……

  大的顶灯暗下,两盏射灯从顶上照到了小珍和亨利的身上。晚礼服高礼帽和浑身闪光亮片接近半裸的野兽造型美女——真是完美的组合!亨利很快站到了舞台中间,一个类似指挥台的小圆台上,他左手攥着拴着小珍的铁链,右手从礼服里面掏出了一盘黑色的东西。小珍定睛一看不由得叫起苦来:那是一根黑色的长鞭!亨利渐渐松开手里的铁链,让那根足有三米长的铁链垂到了地上。小珍莫名其妙的看着他,突然,他挥起长鞭,黑色的辫梢啪的一声打在她脚附近的地方!
  『啪!』,第二鞭打在了她的屁股上,出乎小珍的意料,并没有她想象中的皮开肉绽,但确实很疼。她下意识的想站起来,用手护住自己的屁股,但第三鞭飞快的打在了她的胳膊上,让她放弃了这个念头。亨利站在圆台上,抬高左手拉着她脖子上的铁链,略微用力拽了拽,示意她以亨利为中心跑动起来。小珍刚开始并没有明白这种肢体语言,但脖子上的牵引和屁股上落下的鞭子让她很快就明白了亨利的用意。亨利用鞭子巧妙的抽打着她的奶子,示意她像刚才索尼娅说的那样弓起背。然后又用打在她屁股上的鞭子让她明白了她应该跑的更快一点。小珍噙着眼泪,感觉自己的奶子在那个小号的老虎装里面左右甩着,几乎像要蹦出来一样。她试图放慢速度,但『啪!』的一声鞭响,让她知道什么是应该做的,什么是她不应该做的。他感觉到她的乳头已经蹦出来了,因为现在衣服的上缘正蹭着她乳头下面的乳晕。小珍终于忍不住,伸出一只手试图把那戏服重新拉回来盖住自己的奶子,但更多的鞭子抽打在她胳膊上,让她无暇整理自己的衣着。她惊恐的意识到,亨利是故意的!他就是想让她走光!

  终于,小珍的两个奶子整颗蹦了出来,疯狂的暴露在外面,随着她的跑动左右的甩着。当她就那么跑了整整一圈以后,亨利终于示意她停了下来。经过多次痛苦的学习,小珍现在多少明白了点亨利的鞭语了:打在她头前面的位置就是停下,打在她脚后就是快跑;而打在她胸前的是让她挺起背,打在屁股上是警告;打在身体的任意一侧,是让她往那个方向转弯。

  亨利用鞭语示意着她爬到面对观众席的方向,然后示意她转了180度屁股对着观众,头对着亨利。再一次,鞭子打在了她裸露的双乳上示意她弓起背,但这一次,没有了衣物的缓冲,鞭子直接抽到了小珍娇嫩的乳头上。她几乎疼的哭了出来。鞭子带出一阵风声,示意她低下头,她照做了,但鞭子继续在她头顶呼啸而过。她的脑袋几乎扎到地面上的时候,鞭子停了下来,她的屁股和上面插着的老虎尾巴正对着面前的所有观众!鼓声再次响起,亨利冲面前的观众深深一鞠躬,观众们的掌声如雷鸣一般响起。

  两盏射灯打到了亨利和小珍身上,舞台上的其他灯光暗了下去。工作人员跑着抬着什么东西上来安装在舞台中央,但昏暗中小珍什么也没看清。等剧场灯再次亮起的时候,小珍看见了那新的装置——一个好像体操比赛中的平衡木一样的东西,但是一头低一头高;和高的那头隔着有半尺远的地方是一个和它在同一平面上的大概披萨饼大小的圆台。亨利的鞭子再次在空中响起,敲在了小珍屁股后面的地上。小珍知道这是示意她往前爬。鞭子一路指挥着她走到了平衡木低的那一头,然后辫梢打在了平衡木上——亨利要她爬上去!小珍犹豫了一下,但很快屁股上的疼痛就让她不得不照做了。那平衡木很窄,勉强让她交替着走着猫步一步一步的慢慢往高的那一头挪着。她的两个手臂不得不紧紧的夹着自己的那对奶子才能站在上面;而她一向引以为豪的大长腿也给她造成了不少的麻烦。她的奶子紧紧的被挤在两个胳膊中间,随着她的挪动被挤出层层乳浪,周围看台上的观众们大声叫着好,吹着口哨。

  亨利走近了她,似乎在用鞭柄帮她找平衡一样在她凸起的乳头上蹭着;他还时不常的用那可恶的鞭柄在后面捅着她的菊花和小穴让她加快速度,更别提他的手还老是在她的大腿上摸来摸去的吃豆腐了。当她终于爬到平衡木高的那一端的尽头的时候,亨利的辫梢抽到了平衡木边的那个小圆平台上,他是要让她爬到那上面去吗?『啪』的一声,鞭子再次抽打在她屁股上,证实了她的猜测。小珍试着伸出一只手,够到那个圆台上,接着是另外一只手;她的双脚还踩在平衡木上,奶子在中间晃悠着。她试着挪过去一条腿,但差点从平衡木上摔下来,她尴尬的停在那儿,任由自己那对奶子前前后后的在平衡木和圆台中间甩来甩去的。
  更糟糕的是,因为拉伸着身体,她身上那件老虎服再一次往她腰下面褪了下去,本来遮不住胸部就够糟糕的了,但现在那件戏服简直就快要把她的下身都露出来了!亨利等的有些不耐烦了,他走到圆台旁边,用力的拉了两下小珍脖子上的铁链,她知道自己再不快点也许下一鞭子就又要打过来了。圆台本来就不大,还被她两只手掌占去了一半的地方,小珍颤颤巍巍的把一只脚踩了上去,然后飞快的又把另外一只脚也挪到了圆台上——她终于做到了!

  那圆台实在是太小了,小珍的手和脚现在一动都不能动了。她就那么两个胳膊夹着自己的奶子正正的对着观众。她羞愧的想转过头去,但屁股和大腿上落下的鞭花让她知道这样是不被允许的。亨利戏谑的放开了她脖子上的链子,然后把那条鞭子的鞭柄插进了她的乳沟里。小珍只能用自己的奶子夹着那根鞭子动也不动,但亨利显然有不同的想法,他捏着鞭柄上面的部分上上下下的抽插着小珍的乳沟,鞭柄上很快就沾满了小珍乳房上涂的那些有小亮片的油彩,引得观众们哄堂大笑。他又把那圆台转了90度,让小珍侧对着观众。

  当那条假老虎尾巴被亨利抓在手里的时候,小珍不由得轻轻的呻吟了一声;他开始慢慢的往外拉着那条虎尾,直到那个肛栓被从她屁眼里几乎全拔了出来!观众们看着眼前的美女屁股后面突然冒出一截硬硬的东西,然后被亨利拉的把戏服都撑了起来,接着,前排的观众甚至能从小珍屁股后面被拽开的衣服缝里直接看到了那个肛栓!小珍的眼泪忍不住流了出来,当着这么多人,这真是太屈辱了!但她的小穴和肛门里却传来了和她的心声不一样的快感。亨利就在肛栓快要拔出来的时候,却突然把它插了回去——要不是手脚抓的牢,小珍差点被从圆台上顶到地上。

  但插回去还不算完,亨利握着那个老虎尾巴不停的画着圈,小珍喘息着,感觉到肛栓在自己的屁眼里也跟着做起了圆周运动!她感觉到菊花越来越酥麻,小穴也开始不停的往外吐着爱液。到最后,小珍不得不跟着亨利的动作左右摇摆着自己的屁股,画着圈才能让亨利不会弄疼了自己。观众席上已经变得鸦雀无声了,大家都被这淫靡的一幕震惊了。当亨利终于停下转圈的动作,开始用那个肛栓抽插起她的屁眼的时候,观众们已经清晰的可以看到她小穴外面的戏服已经全都被爱液打湿了。

  接下来,小珍身下的圆台又被转了90度,接着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表演;当剧场里四个方向的观众都看完亨利的『驯兽表演』之后,鼓声响了起来,灯光一暗,射灯照到了小珍和亨利身上。亨利冲着看台深深一鞠躬,在全体观众起立鼓掌和欢呼声中把手脚已经全都软掉的小珍抱了下来。「你真棒,前爱的!现在跟我一起向全体观众们致意吧」,亨利在震耳欲聋的掌声中吻过小珍双侧面颊然后趴在她耳边说道。俩人拉着手冲全体观众们再次鞠躬然后慢慢的跑回后台,然后不得不再次在经久不息的掌声中再次出来向观众们又谢了一遍幕才算彻底完成了这场演出。

               (本章完)

     ————————————————————————

      【小珍系列】马戏团志愿者小珍02裸体空中飞人秀

  「快点儿,亲爱的,让我帮你把戏服脱掉」,刚跑进后台,索尼娅就拉着小珍的手冲她兴奋的说道,「你真棒!我就知道你是个天生的演员的料!」。小珍只能回以一个腼腆的笑。演员们都躲在后台的幕布后面看到了小珍的演出,无数人鼓励(或者吃豆腐)的拍着她的肩,当然啦,不少只手也手滑的落在了她的胸上,回到化妆间之前,小珍都数不过来有多少只手摸过自己的奶子和屁股了。
  「这压根就不是我说的意思!我是说哪儿有这么当志愿者的?我要回家……」,一进化妆间,小珍就哭了起来。索尼娅嘘了她一声,然后转身关上了化妆间的门。她看着小珍没有说话,让她哭了一会儿然后用手拂去她漂亮的脸蛋上的眼泪说道:「亲爱的,如果你退出的话,我不得不说,这正是大熊团长阿尔想要的——他跟县儿童医院签的合同上写的明明白白的,『如由于志愿者对本次慈善演出造成任何损失,本团不再承担捐款义务;同时志愿者的薪资也将用于弥补本次损失』。他跟我吹嘘过,只要让他抓着任何志愿者的把柄,他都会用这个作为赖账的理由的!——即使没有借口,他也会试着自己制造借口的!更别说,你还打算把把柄亲自送上门去……」。

  小珍呆住了,她真的不知道自己在签字的时候脑子里在想些什么!当初在慈善募捐活动里她就因为没好好看条款,差点儿把自己和老公的房子赔进去;而现在甚至更糟——那些钱是属于那些孩子们的!「我去给你倒杯水,亲爱的」,索尼娅说道,「你自己一个人想一下吧。无论你的决定是什么,我其实无所谓喽……我一会儿就回来」。接着,她关上化妆间的门走了出去。

  小珍把那件戏服剥到了自己屁股下面,她拉着自己屁股后面的老虎尾巴,慢慢的把那个可恶的肛栓从自己屁眼里拔了出来,但菊花因为被塞的太久了,半天都没有闭上。她对着镜子慢慢的用棉纸把脸上的化妆擦掉,然后侧过身,侧着头看着自己镜子里已经被纵横交错抽出好多条红印的屁股。她从化妆间的门上拿下一个浴袍穿在身上,坐在镜子前面的椅子上。小珍觉得自己的屁股火烧火燎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想着自己的处境,她忍不住又委屈的哭了出来。

  『为什么这种倒霉的事情总是发生在我身上……』,她的眼泪停不住的流了出来。她慢慢的擦着自己乳房上和胳膊上的那些彩妆,盯着镜子里自己一副受气包的表情,一部老电影逐渐浮现在她脑海中:电影里,孤儿院的孩子举着自己的空碗走到厨师面前,然后怯怯的问道:「先生,能再给我些吗(应该是OliverTwist:「Please,Sir,mayIhavesomemore?』;中译《雾都孤儿》——译者注)」……『哦,天哪,我都做了些什么……』,小珍不停的在心里埋怨着自己。门开了,是索尼娅。「ok,亲爱的,你怎么决定的?」,她端着水问道。「你可以去告诉你们那个混蛋团长,甭管他怎么打算的,他甭想从孩子们那儿骗走一分钱!」,小珍握着小拳头发誓赌咒道,「不管需要我做什么,我都会把志愿者这份工作完完整整干完的!我再说一遍!他甭想从孩子们那儿骗走一分钱!」。索尼娅笑了笑耸耸肩,把那杯水递给了小珍。

  敲门声还没响完的时候,一个年轻的金色短发妹冲了进来。「哦,这是丽莎,『飞行的美兰达』小组的」,索尼娅赶紧介绍到。「嗨!小珍对吧?哎呀,你不知道我们又多爱你的表演!」,小姑娘冲进来叽叽喳喳的说道,说完还冲小珍戏谑的挤了挤眼睛。「哦,对,这个!」,说完她把一身戏服递给了索尼娅,「组长说让我把这个给你,是我们这个组的戏服哦」。小珍看着丽莎上身穿着一套蓝色的紧身衣,完美的突出了她运动员一般的身材——乳房不大,但很结实,很匀称。衣服胸前有细细的带子,从乳房下面绑到了脖子的后面;下身是一条蓝色的网球裙,短到恨不得露屁股那种,大腿两边还都开着气,应该是方便运动吧。「好啦!我走啦。小珍待会儿见……」,那个叫丽莎的女孩儿像一阵风一样又冲了出去。

  索尼娅把那包衣服放到了梳妆台上,打开它,冲着小珍说道:「我真为你骄傲,小珍!是应该有人让阿尔知道,你才不是那种任他摆布的女人哪!让他的阴谋诡计见鬼去吧,那个贪婪的混蛋……」。她说着递给小珍一双网眼丝袜还有一副黑色的吊袜带。小珍看着它却觉得刚才丽莎好像没穿着这东西啊?她耸耸肩,她穿上了那双丝袜,那丝袜能拉到大概离她的大腿根也就2寸那么高;丝袜似乎也有点儿小,稍微有点勒腿。接着,索尼娅递给小珍一条和刚才丽莎穿的一样的蓝色的小裙子,小珍穿了进去,然后发现自己用尽全力也没法儿把那条短裙拉到屁股上面去——丽莎肯定忘了给她拿大一号的了!

  她深深的吐出一口气,松开短裙腰后面的布带子,然后迅速把那条短裙拉了上来,然后才重新系上了那根布带。小珍在镜子里发现那条短裙如果系到她腰里合适的位置的时候,几乎盖不住她的屁股!裙子自带的内裤也勒的她的小穴鼓鼓囊囊的凸了出来——又一个完美的骆驼蹄……小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叹了口气,是又胖了吗……她把两只手的食指插进胯间的那一小块布料里,使劲往两边拉了拉才勉强盖住了她的阴阜和后面屁股的1/ 3大小。她脱下身上的浴袍,索尼娅适时的递过来了那件紧身上衣,当她把胳膊和脑袋伸进去时候发现自己还是不得不先憋着气才能穿得上。索尼娅把装饰带解开,然后从她乳房下面绕过再在她脖子后面帮她绑好。小珍发现紧身上衣把她的乳沟挤得深深的,乳房几乎要从领子里溢出来一样,更别提那条装饰带了——那玩意真的是是太突出她那对豪乳了……至于下身,小珍发现只要自己一动弹,裙子两边的开气就会把她吊袜带和丝袜根全露出来。

  「你看上去棒极了,亲爱的!」,索尼娅似乎故意忽视了小珍把刚才丽莎穿着的运动装穿出露脐装的效果,「我希望我的小肚子能像你保持的那样好,我是说,平平的……哦,对了!现在赶紧去找丽莎才是!」。她说完就拉着小珍跑出了化妆间,把她带到了后台上。三个人站在舞台的幕布后面,一个年轻的男人穿着和小珍一样风格的衣服,他上身是件蓝色的跨栏背心,下身穿着的是那种同样颜色的连裤袜。男人很英俊,身上的肌肉也无比发达;另外两个人是丽莎和另外一个女孩儿,也穿着和小珍一样的衣服。小珍意识到,他们就是刚才索尼娅提到的『飞行的美兰达』小组。

  「快点!快点!我们都快迟到了!」,丽莎说着拉起小珍的胳膊,一下儿穿过幕布来到台前。观众席上的掌声响了起来。小珍看着舞台中央巨大的保护网意识到,『飞行的美兰达』是空中飞人小组!但这时候已经登台了,主持人也开始介绍演员了,再跑下去说什么也来不及了。与其说担心下面的节目,更不如说她更担心自己的那对奶子从窄小的戏服中蹦出来。她一只手按在胸口被丽莎一路小跑的拉到了场中央,一边担心着会不会有人从刚才的『驯兽表演』节目中认出她来……

  几个人跑到安全网边上,开始顺着一个高高的梯子要爬到10几米高的一个小高台上去。小珍看着她前面的一个女孩爬了上去,接着是丽莎。丽莎爬了几蹬,然后扭过头鼓励着她:「没事的,小珍。我们会照顾好你的……」。一只大手搭在了她肩膀上,她回过头,看见刚才那个英俊的筋肉男站在她后面,笑着冲她说道:「女士优先,美女。别担心,如果你脚滑的话我会抓住你的」。小珍深吸一口气,抓住梯子两边开始爬了起来。「记得千万别往下看哦」,她身后的男士又提醒了她一句,然后在她的小翘臀上戏谑的拍了一巴掌。小珍压根都不敢往下看,就一直看着她头上的丽莎,跟着她往上爬着。她终于知道她身后的男人为什么坚持要走最后一个了——她头顶上丽莎可爱的小屁股随着她的攀爬一扭一扭的。而且,小珍还发现丽莎穿的和她不一样,她穿的是那种不会走光的四角裤!已经爬到了这个位置,她无处可躲,小珍眼看着剧场里的大屏幕——显然,摄像师正用他的镜头追着她不停晃动着的自己的屁股……

  当她爬到高处的平台上的时候,丽莎弯下腰,帮她站了上去,然后一只胳膊揽着她的腰。小珍觉得自己腿都软了,这上面的空气感觉都稀薄了许多。她把一条腰带系在了小珍腰上,然后在上面挂上了安全索。「好啦,这能让你感觉安全些」,丽莎说道。小珍的确感觉自己的腿抖的没那么厉害了。

  音乐响起,一个女孩儿抓住一个横杠然后跃出平台,她划出一条完美的曲线,动作优美的停在了对面的一处高台上。小珍跟着观众们一起赞叹的鼓起了掌。她原来也看过空中飞人的表演,但肯定没有现在在高台上的角度看到的更精彩。她身后的男人也爬上了高台,然后抓住另外一根横杠悠到了对面的高台上,期间还在空中优雅的做了个转身的动作。小珍不由得赞叹出声来。那男子和丽莎接着分别抓住横杠,从两边的高台上同时跃起,在空中完美的交叉,然后俩人都跃回了小珍身边。

  「ok,小珍,现在我需要你和我一起表演。哦,忘了说了,我是杰克」,他冲小珍笑着说道。小珍脸上的笑意瞬间呆住了。他继续补充道:「别担心,其实很简单。我先上去,反复摆动几次来获得动能。你抓住横杠,然后丽莎把你推出去。然后我会抓住你的。当我抓住你的时候,你记得松开横杠就行啦,很简单,是不是?」。小珍咽了好大一口唾沫才鼓足勇气点了点头,她感觉自己的心好像都要跳出来了。杰克继续说道:「因为你不是专业演员,所以没有你的配合,我没法儿把你甩到对面平台上。所以再之后,我会松开手,让你落到安全网上——别担心,即使网子破了,你的安全索也不会让你摔到地面上的。你只要自然放松,平躺身体扑到网上就可以啦」。他说完吻了吻小珍的额头以示鼓励,然后抓着横杠一个鱼跃跳了出去。

  丽莎抓着小珍的手,拉着她抓住那根横杠,小珍觉得腰后面的安全索也略微抽紧了一些,这让她多少感觉不那么担心了。她紧紧的抓着手里的横杠,站在高台边打着哆嗦,眼睛闭的紧紧的。小珍听见丽莎在自己耳边说道:「现在身体后倾!」,然后感觉到丽莎的手放到了自己腰上。她略微睁开眼,正看见杰克正在空中不停的荡着。

  「女士们,先生们!」,随着主持人这一句,聚光灯一下打到了小珍身上,「请给勇敢的小珍一个热烈的掌声!我们勇敢的志愿者为了儿童医院的慈善事业而鼓足了勇气来参加我们最高难度的空中飞人表演!请向勇敢的小珍致上你们最崇高的敬意!顺便说一句,她就是刚才配合我们第一流的驯兽师亨利先生完成『驯兽表演』的那位美丽的小姐……」。主持人故意把尾音拉的长长的。台下雷鸣般的掌声传到了高台上,鼓声也适时响起,先是细碎的鼓音然后慢慢的变得越来越强。所有的人都盯着小珍,她感觉到身后丽莎轻轻的拍了拍她的屁股,似乎是在鼓励她,然后她的手放到了小珍的肩胛后面。

  杰克还在空中不停的荡着,接着他突然把腿伸到了秋千横杠上,用腿窝勾住了横杠,上身则自然下垂着,伸着胳膊。小珍全身贯注的盯着杰克的动作的时候,她感觉身后的丽莎在她身后帮她整理着空中飞人的戏服。她继续盯着杰克,连头都没敢回的跟丽莎说了声谢谢。音乐越来越响,鼓声开始变得越来越大。杰克突然冲着她们大喊了一声:准备,然后开始悠他最后一个弧线,当他荡到弧线最下面的时候,小珍感觉身后的丽莎似乎解开了她裙子上的布带!「你干哞……」,最后一个『吗』字还没说出口,小珍就感觉身后一股巨力推在她的腰上,把她推出了高台!「啊啊啊啊……」,小珍一路狂喊着,在空中荡起了秋千。当她开始越过弧线的低点开始往高处荡去的时候,她一路狂喊着,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小短裙从自己的屁股上一路被甩到脚踝,然后在空中飘荡起来,风吹的她的屁股凉嗖嗖的……

  她感觉到自己的速度随着秋千越荡越高而变得越来越慢,当秋千终于荡到了顶的时候,一瞬间失重的恐惧感让她叫的更大声了。突然,一双有力的大手抓住了她的脚踝,接着是杰克在她上面一声断喝:松手!小珍及时松开了自己一直抓住的秋千,她挂在杰克手上,现在随着杰克的节奏在他的秋千上摆动着。那双有力的大手抓的她的脚踝都疼了起来,但这却让小珍多少安下了心。秋千开始向下摆动,她喝杰克的速度越来越快。小珍突然意识到自己自己正变成头朝下的角度,而杰克正抬着头看着她的下身!哦……不……,小珍绝望的呻吟着。

  更让她绝望的是,她倒挂着,随着向下摆动的角度越来越大,她的两个奶子几乎同时从胸前蹦了出来!她感觉到自己的两个奶头蹭到了下巴上。她想起刚才在高台上,丽莎在她后面替她整理过上衣——肯定是那时候她动的手脚!没有了乳房的支撑,风呼呼的从她的领口灌了进来。小珍感觉到自己那件上衣一点点的被风脱到了她肚脐的位置;她只好自己伸出双手死死的捂着那对巨乳。但当她眼睛看到屏幕的时候不禁更绝望了——摄像师稳定的推着摄像机的镜头,大屏幕上始终播放着她那双小手盖不住的大奶子,她几乎是全裸着在出着镜,更甭说抓着她的杰克正欣赏着她毫无遮拦的阴部……

  俩人反复荡着秋千,随着动能的慢慢释放,秋千的摆幅也慢慢的变得越来越小。小珍努力抬起头,看着她上面的杰克;而他明显注意到了小珍的凝视,他咧着嘴冲小珍笑了一下,然后把嘴对着小珍蜜穴的方向『啵』的一声献上了一个飞吻。「记得我说的话!要平躺着身体下落!」,小珍还没来得及冲他嚷嚷,杰克说完这句话就松开了他的手!小珍无助的掉了下来,但幸亏她还记得刚才的嘱咐,努力伸开了自己的双手和双脚。撞到网上的一瞬间,小珍以为自己会破网而出然后在地面上摔成一摊肉饼或者什么的,但那安全网明显比她想象的结实的多,网子承担住了她的重量,然后又把她弹了起来。当她张牙舞爪伸着胳膊悬在空中的时候,她注意到杰克也跳了下来,而后面的大屏幕上正把她毫无遮拦的蜜穴呈现给剧场里全体观众。她试图捂住自己的下身,但又想起刚才杰克的话,于是只能使劲伸直了胳膊和腿,让自己的身体完美的展现在镜头前面……剧场里的男人们『性福』的吹着口哨,鼓着掌。

  当安全网终于不上下弹动的时候,小珍看着杰克抓着网子的边缘,往前一翻身就跳到了地面上。而她却像被网住的鱼一样,依旧呆在那网子里,一只手捂着自己的奶子,一只手捂着自己的阴部。幸亏杰克还没那么坏,他走到安全网边上,伸出一只手冲小珍说道:「爬过来就行,抓住我的手……」。小珍听话的爬了过去,但万恶的摄像师却拎着摄像机钻到了安全网下面去拍她。她以为灯光从头顶打下来,这种逆光的角度拍不到什么,但那摄像机居然还自带灯光!小珍噙着眼泪努力的爬着,想尽快结束这场羞耻的裸体空中飞人秀,但却摔倒在了安全网上——那网眼实在是太大了。她一抬头却看见大屏幕上自己的乳房被安全网勒成一个又一个的菱形;而摄像头渐渐转向她下身的时候,一根安全王上的绳子牢牢的嵌进她的小穴里,看上去倒像是她的小穴把那根绳索含在肉缝里一样……

  终于,小珍哭着爬到了安全网的边上,她试探的向杰克伸出一条腿,杰克把她充满弹性的大腿握在了自己的左手中,但他的脸上带着坏笑往后退了一步——小珍的另外一条腿还挂在安全网上!摄影师这时也钻到了她下面,大屏幕上一朵带着爱液露珠,娇艳的肉色玫瑰冲着所有观众绽放着……小珍终于承受不住了,捂住脸哭了起来。杰克终于停止了对她的戏谑,他伸出右手抓住了小珍的屁股,把她托了下来。当然啦,那只右手期间必然是在她屁股上又捏又揉的。小珍尖叫了一声,一下儿蹦到了地面上。她一边擦着自己脸上的眼泪,一边往幕布飞奔过去,胸前两只豪乳左甩右蹦的活像两只磕了药的小白兔一样;身后的观众们的掌声经久不息,伴随着她一路跑进后台……

               (本章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很Q的电鱼 金币 +34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